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敢作敢为的面馆女工

2018-09-15 11:30:57

张群在城里的一家面馆打工,她年龄约有三十几岁,长相并不出众,也没有染发描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普通女人。

张群的活儿,就是做面食。她不光手艺好,对人也很热情,好多食客来到店里,吃的就是她的手艺。

这天下午,一个同乡从店前经过。张群和她打招呼,没聊上两句,老乡就神秘兮兮地把她拉到街的对面,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会儿。然后就和张群分手了。

张群立马请了假,心急火燎地乘车回家。在车上,老乡的话在她心里翻滚如浪。

原来,从老乡口中,得知父亲几天前瘫痪了。虽有两个成家的哥哥,但老乡摇头告诉了她:“你那两个哥,哎呀!……”

“苦命的爸呀!妈去世早,你拼死拼活拉扯我们,可今天……”想到这里,张群不禁心生凄凉。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煎熬,张群终于站到了家门口。

屋子里黑黢黢的,张群拉亮了电灯。这时,张群看见了睡在床上的父亲。父亲的一条腿露在被子外,身上还有一股尿味。张群还留意到父亲的眼角残留着泪痕。此情此景,让张群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

张群的哭声扰醒了父亲,父亲揉揉眼睛,打量着自己的女儿。待明白不是梦境时,他老泪纵横地给女儿讲述了这几天的事情:

“前天夜里,我半夜醒来,半身瘫痪了,动不了。我要上厕所,只能爬着去。哎呀,隔两间屋的地方,我爬了两个多小时!……后来我求你哥送我到医院,可他们……”

张群的心里象猫抓一样难受。她流着泪给父亲换上了干净的衣裤。又把床单换了一套。

随后,张群清洗了被父亲尿湿的衣裤和床单。天擦黑的时候,张群听见大嫂和大哥在院子里说话的声音,她压住着怒火朝他们走过去。

“地里的活忙完了,大嫂?”

大嫂见了张群,不咸不淡地说:“农村的活儿哪忙得完呀!你又不是不知道。”

大哥疑惑地看着张群:“你刚回来吧?爸他……”

张群看着大哥欲言又止的神情,知道他想说什么,顺势把话说了下去:“我这次回来就是为爸的事儿。——大哥,你们怎么不把爸送医院呢?”

大哥面有难色,不知怎么作答,大嫂却不冷不热地说:“我们就是等你回来呢!”

张群听不得这话,回道:“哦,我不回来你们就不会把爸送到医院去吗?”

二哥二嫂也出现在门口。二嫂显然早已听清了张群的话,开口道:“我说小群啊,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说送医院,这钱谁出呢?”

这时,父亲在房内哭泣的声音传了出来:“不要管我,不要管我,我死了算啦!”

张群心如刀绞,看着两个窝囊的哥哥和冷漠的嫂子,张群气不打一处来:“大哥二哥,你们的脑壳都藏到裤裆里去了?——把爸抬到医院去,钱由我来出!”

岂料两个嫂子又来事儿了,大嫂说:“送医院去谁有时间照顾他呀?”二嫂说得更直接:“谁给他端屎端尿啊?”

张群忍无可忍,怒气冲天地回道:“你给老子爬!——老爸是我和我哥的老爸,哪个要你照顾哟!你们不出钱就算了,还有脸说这些风凉话!——再说,老爸没瘫痪之前,还是一个什么都能做的劳动力呀,他帮你们做的还少了吗?”

两个嫂子顿时哑口无言。

最后,张群硬是逼着两个哥哥把父亲送到了城里的医院。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头还没理出头绪,张群的老公又登场了。他说:“你哥嫂都不管你爸,你来当这个英雄干啥?”

张群平心静气地说:“我总不能看着爸不管吧。”

老公冷着脸说:“我们的负担够重的啦!”

张群坚持道:“不管怎么说,我不能不管我爸。”

老公生了气,一拳砸在茶几上,打翻了茶杯,茶水流了一地。张群却不急不火:“你自己知道,我是怎样对你爸妈的。随你的便!——你要受不了各走各(的路)也没啥!”

老公真的走了。

可走了没两天就跑回来了。

你肯定会问她现在在哪里,还在面馆上班呀!老板王姐起初对她好几天没回来上班很是恼火,后来知道张群是因父亲的病耽搁,不但没有责怪她,反而还夸她有孝心呢!不光给了1000元治疗费,还让大伙儿捐款呢。

平板彩印机
欧米格钢琴图片
上河商务园社区实景-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