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短篇小说创作海水咸海水蓝多瓦

发布时间:2020-09-17 21:20:53 编辑:笔名
「短篇小说创作」海水咸 海水蓝

打渔的人。

六月的大海有一个巨烈起伏的胸膛。远远看去,黄得像尘土一般的波涛,更好似成千上万的老黄羊,争先恐后地向着前方奔跑。

一叶扁舟,就象孩子用铅笔在大海图画上画的一个小弧线,更象横向切开的半只鸭蛋,又好像是一片树叶,一直在那飘着,看上去是在动,又好像根本就没有在动。

其实这叶扁舟此时正一直向南礁岛驶去。

船上共有三个人,祖渔是最年轻的一个,而且长得最耐看,也最值钱。这是杨老大说的。东伦敦就像一所专门播放艺术影片的电影院北人杨老大现在高高地立在船头。被海风一兜,他的裤腿显得就特别宽大,这是他多花二十块钱故意让裁缝店这么做的,他说这样穿着站在船头心里才能踏实和放松。

祖渔用眼睛瞄瞄舱里黑压压的墨鱼,心想,这一船墨鱼,少说也能卖七八万元,要是晒成墨鱼干,按照老规矩分成,自己至少也能分两万。没想到,自己才上船干了半年就有了好几万元的积蓄。

正想着,就听杨老大冲着船尾的王老五说:

安徽小帮子,用点力气行不?天黑之前赶不到南礁岛,咱这一船墨鱼就化成墨水啦!

船头的矮胖男人一听就嘿嘿一笑说:好啊,化成墨水就给祖渔喝,省得他小子老想着当官儿。

说起这船上的三个人,还有一段小故事。

杨老大先是在峰舟岛上帮人捕鱼的,嫌工钱低就来到南礁岛另谋生计。想来想去,他觉得自己离不开海,就买下这条木船。第一天出海,就在码头边儿上捞到了因长期找不到工作,身无分文的安徽人王老五。问明情况后,他先是八代地把王老五一通臭骂,接着就认他做了干弟弟。结果,二人驾船刚出南礁岛不到三十里,天就下起了大雨,大风大浪中,他们又救起了祖渔,可是祖渔的爷爷和爸爸,却从此留在了大海的深处。

用王老五的话说,祖渔是本地人当中最穷的人。现在他除了一个寡妇妈和三间破瓦片屋外,连他王老五有的一亩田、二头猪、三个妹子、四个哥他都没有。祖渔也本想读完大专还要念本科的,可这想法就在老杨救起他的那一刻破灭了。现在他别无选择只能重操祖业,打渔为生。祖渔想,如果照今年这样的收入,过不了三四年,他就能到城里租两间街面屋,开始像模像样的做个生意人,或者是拖人到城里找一个轻松的工作。想到这,他就对老杨说:

“杨大哥,这墨鱼还是晒干了卖吧,能多卖不少钱呢”

“晒干?咱三个人谁会剖鱼捣肚?又有哪个人会洗会晒呀?我是干不了这样的细活计,要晒干多赚钱你们去做吧,反正我按老规矩,只分鲜鱼的钱就行”

王老五一听,就眨眨眼冲祖渔说:“既然杨大哥这么说,那我们就是雇要干,晒干了能多卖不少钱哩”

说话间他们就看到了南礁岛飘来的白云。过了一顿饭的时间,船靠了岸。这时,在南礁岛的南端,有几个大渔户正查看新买来的钢质大渔轮。

祖渔妈现正坐在自家门口的青石上,收拾祖渔最爱吃的招潮蟹。桌上摆着刚炒好的蚕豆、咸菜土豆丝,还有一盆刚煮好的小螺。这是祖渔妈特地为他们煮的下酒小菜。这小螺浑圆,光溜溜的,不象辣螺浑身都有刺,也没有海蛳的长尾巴,壳薄、肉多、还有鲜螺膏,吃起来又香又软。老杨喝酒时除了嗑几只这个小螺,别的再好的海鱼他都不眼馋,只要有一把葱,一碟子他自己做的黄豆酱,他就会又香又美地吃上两大碗干饭,他说东北人离开葱蘸酱那就活不舒坦。

祖渔妈脸色比早两年红润,家里虽说走了两个男人,可现在杨老大和王老五月月都没少交房钱和饭钱,现在她一门心思的就只想给祖渔讨个好老婆了。

晚饭后,祖渔写了几张小广告让妈去贴,又到放墨鱼的草棚里看了看,心想:如果明天还招不来人,最迟到下午就要把这些墨鱼卖给鱼贩子了,否则这新鲜得泛着青光、伸着长须儿的墨鱼就只能倒进海里去了。

天黑下来时,海风也大了。这海风从东南方向来,有一股浓浓的鱼腥味,祖渔想起葬身大海的爷爷和父亲 。对大海,他是又爱又恨,现在他只想多赚钱,好有朝一日离开这大海,到城里去过另一种生活。

青莲姑娘。

祖渔正想着心事的时候,祖渔妈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瘦瘦的姑娘,头发用发扣扣住,长长的辫稍散开来,象半把扇子。祖渔看见她,一下子就透不过气来。

祖渔记得,自己十二岁时,在码头上帮爷爷卖鱼,这姑娘也一边站着卖鱼,因为漂亮,祖渔有时就多看她几眼。一堂课的功夫,也没见她笑一下,眼看天越来越黑了,祖渔就去和她谈生意,最后以较低的价钱把一篓小鱼转卖给她,可是,祖渔为了多卖几块钱,就偷着在篓底下放了一大块石头。为这,祖渔在那一整个春天里心里都感到不安,后来,当他得知姑娘与自己住同一个岛,而且同自己有着同样的命运,心里就更加不安。

祖渔妈说:青莲姑娘手脚快,我们就包给她做吧。

祖渔冲她笑了笑,青莲姑娘也冲祖渔笑了笑。祖渔想:看来她已经把过去的事忘记了。就说:以岛上的规矩,按天算工,卖货给钱,不过不能超过三天,否则鱼烂了工钱折半。

青莲说:“我快些做,不会烂的,今天晚上我先加个班”说完就走到墨鱼堆旁开始分鱼。

祖渔看着她熟练地把墨鱼按大小分开,墨鱼须长身子软,可她分起来就象分土豆和黑豆一样容易。又见青莲把几条章鱼从墨鱼堆里拎起来,放在一旁的石头上,祖渔心里就想:能在灯光底下分出墨鱼和章鱼的人,也算不简单了。

睡到半夜,祖渔妈让他起来送青莲回家。他拿了手电筒,让青莲走前面,祖渔边走边说:你晚上做这么长时间,白天哪还有精神干活儿?

青莲说:你放心吧,我明天早上六点就来,做这些事,我早已习惯了。

祖渔说:看你年纪比我还小,为什么不去读书?

青莲说:是家里面条件不允许。

祖渔说:不上大学是遗憾,整天泡在大海边闻这鱼腥味儿更是遗憾。

青莲说。可我喜欢大海,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它。

把小鱼放了。

第二天,在祖渔的再三主张下,三个男人又出了一次近海,可是虽然直到天黑他们才舍得收网,还是没有捞到大鱼,网里尽是手指大的小鱼。

王老五直泄气地说:这小鱼还不如端午节那天我们捞回来的鱼尾巴大呢,卖不上价钱,还不如倒海里算了。

祖渔说:不能扔,回去我们拌上山薯粉炸了卖,说不定比卖鲜鱼还挣钱。

杨老大说:祖渔这小子点子多,将来准能做大老板。只是这小鱼个个儿活蹦乱跳的,还没有长成个儿呢,我咋想都不忍心,咱这么做算不算是干了一件让大海断子绝孙的事儿呀?

王老五说:你们这地方就是破规矩太多,年年搞什么休渔,要不,咱们有的是时间去远海捕大鱼,这样的小鱼白给我我都不要。

杨老大说:你们安徽人就是没有眼界,没有小鱼又哪里来的大鱼?你连这都不懂,还下什么海捕什么鱼,还是回家养猪抱孩子去得了。

祖渔说:杨大哥,这海里的鱼是捕不完的,这小鱼我们不捕别会捕的,再说现在我们三个人都急需多赚一些钱,所以这些鱼不能放。

到了岸上,祖渔妈也说:鱼这么小,真是可惜,还是放了吧。

祖渔说:妈,这鱼不能放,你总是这么惜命,可我们全靠这个赚钱呢。要不,我还不如当一个空手的和尚去。

祖渔妈叹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清晨,祖渔睡得正香,就听见妈喊着说一船的小鱼都不见了,只有几斤半死不活的还在。祖渔上船检查了一下,只发现船舷的铁丝上挂着一条茶绿色的布条儿。一会儿,青莲来了,祖渔瞄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绿围裙少了一个角,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祖渔越想越气,就指着青莲说:你一个帮工的,怎么说都不说一声就敢放走我的鱼!

青莲立刻就红了脸说:是我在洗鱼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船,要不,你扣我的工钱吧。

扣你工钱?我这船鱼少说也能卖一千多元,你能挣几个工钱?

杨老大走过来说:“祖渔你和一个姑娘发的什么火?她心软,见不得你杀生!”祖渔不好再说什么,狠狠的瞪了一眼青莲,就去找王老五。

今天是涨潮的日子,祖渔和王老五带上了两个小钩子去海边捡螺丝,王老五一边钩螺丝,一边说:青莲这么漂亮,你也不去想办法追到手却一定要和她吵嘴,在我们那里,要娶这么好看的老婆,花好几万元也到不了手呢。

祖渔说:去去去,你就知道钱。

五老五说:你不知道钱,那为什么要和青莲姑娘吵嚷?

大海应该净净。

这两天,天天都能看到太阳的好脸。到了晌午,沙滩上的人就会吸进一肚子热气。祖渔今天没有心思和王老五下海游泳,就坐在屋檐底下有意没意地看书。 其实,他多半时间是在盯着青莲收拾墨鱼。

只见青莲头戴一顶白色的凉帽,脚下放一只用来接墨鱼汁的大盆,飞舞着的衣袖里有两只十分灵活的手。她把一只墨鱼抛出离手心一尺多高的空中,再翻手把肚子朝上的墨鱼接住,五指一收,将墨鱼的头就吊在手心上。再一握手指,让墨鱼的肚子凸起来,她就用刀从鱼的尾部一直划到头部,再用力一削,将鱼头的右侧和右眼同时划开,一翻手,左侧再一刀,左侧和左眼也是一条缝儿的划开。一个软软的象鸡蛋一样的墨鱼头,眨眼间就变得平平展展的了。

祖渔正看得出神,祖渔妈来招呼他,两人抬起竹眼蔀,把收拾好的墨鱼拉到海里,一见到水,竹眼蔀就飘起来,里面流着墨汁的鱼转眼就白白净净的,变成厚实诱人的肉板了。

青莲跑过来说:要向上把肚里的水都控干净,这样晒到明天就可以拿去卖了。要是能一只一只的把身子拉平,把须子拉直,还能卖个大价钱呢。

祖渔妈看着祖渔说:看到没有,这真是个好看又能干的姑娘。

祖渔也不答话,只是照着青莲说的,小心翼翼地拉平墨鱼的身子和须子。

晚上饭吃到一半,青莲就进来,把拎着的一个小竹篮打开说:我看墨鱼卵这么大,没舍得扔,就烧个菜拿来给你们尝尝。

王老五用筷子捅捅祖渔,祖渔笑了,马上就夹了一个放在嘴里。一吃果然是又糯又香,祖渔涨着脸对青莲说:你烧的这个菜,真好吃,你也吃几个吧。

祖渔一说话,大家就笑起来。杨老大说:

祖渔,你说是这菜好啊还是这姑娘好啊?

还没等祖渔说什么,青莲早就提了竹篮快步跑出去了。

晚上,青莲又照常做到十点钟回去了。祖渔轻声叫上王老五,在后面悄悄护送她。谁知,刚走几步,左转右转的青莲就没有了踪影。

王老五说:祖渔,今天是月亮地,到处都明晃晃的,她也不会害怕,咱回去睡觉吧。

祖渔说:别忙回去,咱平时不常来岛南边,今天晚上咱们就到南沙滩去洗个月光浴怎么样?

王老五说:好啊,只是别碰到洗月光浴的女鬼就好,嘻嘻。

此时,在南沙滩嘻戏的人们早已散去。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几只鸥鸟偶尔还在这里盘旋一下,叫几声,就向着月亮飞去了。两个人下海游了一会儿,就爬上来坐在岸边的礁石上吹风。

忽然,王老五用手捅了祖渔一下,顺着他的手指,祖渔看见沙滩的那头走来一个长发的女人,衣裙,发带飞扬,身后拉着一串东西。祖渔一惊,心想:哪家女人这么大胆,半夜了还在沙滩上转悠,该不是捡破烂的吧?一会儿,女人走近了,好象是个年轻的女子,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绳子,一边走着,一边弯腰捡起沙滩上的酒瓶和杂物,先用绳子拴住,再放到身后的地上用手拖。只见她手里的绳子越来越短,身后拉的东西却越来越多,成了长长的一串。可她还在四处张望着,好象生怕落了什么。慢慢地,祖渔看到了她苗条的腰身和直直的长发。等再近一些,祖渔和王老五就差点叫出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人会是青莲。

祖渔从礁石上跳下去说: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呀,你在做什么呀?

青莲先是惊了一下,见是祖渔,就有些兴奋起来,说:我,我在捡这些别人扔掉的东西。

“你?捡这些?可乐罐?啤酒瓶子?去卖钱吗?”月光下,祖渔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几天来,因为放鱼的事,他还没有主动和她说过几句话。可现在,他心里却已经开始喜欢这个姑娘了。

不是去卖钱的。青莲说:我从小在这海边长大,见不得人们乱扔垃圾糟蹋这干净的沙滩和大海。所以,我每天晚上都会来清理一下,等第二天人们再来的时候,就又会看到净净的大海和沙滩了。

青莲说话的时候,祖渔就一直认真地看她的脸。他还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一个女孩子。可是,祖渔在青莲的脸上看到的都是月亮。她的脸圆圆的,象个月亮,她的一双眼睛里,也各有一个同样明亮的月亮。

对大海许愿。

转眼就到了农历八月初二这一天。

因为再过一个星期,县里就要举办开渔节了。这几天,岛上有许多人家为了沾开渔节的喜气,也早早的在自家门前或船上挂起了红灯笼。因为卖墨鱼干赚到了钱,杨老大和王老五整天都笑哈哈的,又分头购置好了出海用的东西,他们个个都憋足了劲,要在今年的开渔节后大干一场。

傍晚,祖渔和王老五一前一后的划着家里的老木船,经过白沙湾去五娘庙烧香许愿。祖渔问王老五今天要向赵五娘许个什么样的愿望,王老五说:

我就三个念头并成一个愿望吧。一是今年咱打鱼尽碰上大个儿的;二是让四个在今年里都能娶妻,这样也好公平地把家产分了,大家分田到户各过各的日子,吃大锅饭是永远也富不起来;三嘛,我老五最好今年也能在这海边落叶生根,找个本地的姑娘做老婆。

祖渔说:你不会看上青莲了吧?

王老五说:那可不敢,我是看明白了,她早晚有一天是你小子的人。

祖渔笑着说:难道我娶她,从此做一辈子渔民不成?

王老五说:渔民咋啦?要么你就到城里的哪个大公司去上班?那又有什么了不起呢?我又不是没有去过。就算你去坐办公室好了,一个月赚个三五千元的工资,可是得天天板板正正地听人家指挥。

见祖渔不说话,王老五又说:守着大海不做海事,却愿意上岸给人家做使唤的驴子,从人家手缝儿里抠钱用,好受吗?叫我看,这世上谁也没有这大海富有,这大海里有山有水有鱼,有无尽的宝藏。你别看我是生在安徽的土窝窝里,可我总觉得在海上活得踏实。不信,你去问问杨老大,他现在是连东北老家都不愿意回去,他说除非哪年哪月又来了,他回去打鬼子。

祖渔看着蓝蓝的大海,远处有几艘大渔轮驶来,他定定神,若有所思地说:老五,过几年我们也买一艘这样的大渔轮,这样才能在大海里有所作为。

王老五说:那是再好也不过啦,那时我们就是自己做主人、做老板啦。

祖渔说:“说好听一点,就是做大海的儿子。” 他们就一起大声笑起来。

说着就到了五娘庙。祖渔和王老五先去拜了佛祖和,又买了果品和香烛来到赵五神像前拜求许愿。从五娘庙出来,祖渔到卖玉器的店里买了一只翠绿的手镯,放进贴身的衣袋里。王老五掐了一下他的脖子说:祖渔,我看你今天不是来许愿的,而是来买这玉镯的吧?

祖渔说:从今以后,你可要少和我贫嘴,当心我哪天把你掀海里去。

落地的月光,给沙滩镀上了一层金。白色的海鸥扇着翅膀,先是在海边的天空流连,后来就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了。祖渔把王老五送回家后,就掉转船头,直奔南沙滩。他一只手划浆,腾出另一只手拢拢吹乱的头发,拉平被风打皱的裤脚,最后他又捞了一捧海水送进嘴里,咸咸的,这一次祖渔笑出了声音,现在,他决定去赴自己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一次约会。他希望刚刚在五娘庙许下的两个愿望都能如愿以偿,这样自己的人生就彻底了,想到这,他又摸了摸裤兜里的镯子,心里再度紧张而兴奋起来,他想,自己要实现这第一个愿望的心会不会有些操之过急了呢?

氨氯地平成分的降压药效果怎么样
小儿风热感冒会脘腹胀满吗
卒中高血压吃什么药效果好
小儿风热感冒能用致君宝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