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ppp最近流行字书

发布时间:2020-05-22 08:11:28 编辑:笔名

  最近流行“字书”,半年内相继有三册谈中国文字的书出版。巧的是,三位作者皆为台湾知名文化人,仿佛约好了要从不同角度来谈中国文字。张大春《认得几个字》谈汉字里的故事,蒋勋《汉字书法之美》谈汉字造型的美感,唐诺《文字的故事》谈甲骨文延续发展过程的汉字文化。

  这三个人都是顶尖的学者,各把汉字之美写得通俗、有趣、有创见,纵横捭阖,落英缤纷。小说家的笔法、评论家的精巧、美学家的玄思,文字背后却有着相似的诉求:对于汉字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你真的认得它的美吗?

  《认得几个字》:

  一场文字的寻根之旅

  很多年前,瑞典林西莉写有《汉字王国》谈中国象形文字,翻译成中文在台湾和内地出版,读来颇有兴趣。这大约是个启示,由外籍汉学家写中国文字的美与变化,往往有一些陌生化的新视角。相对于使用简化字多年的内地,一直保留繁体字写作的台湾作者或许更容易接近造字的本源。张大春带着作品《认得几个字》亮相去年上海书展,跟王安忆碰面时,很郑重地让王安忆“一定要看看这个书”,可见他对自己这本书的重视程度。《认得几个字》是一本以浅近活泼的语言、为孩子们解说日常生活情景中89个看似简单的汉字的“温馨逗趣之作”。作为“当代优秀华语小说家”、“台湾当代文坛领军人物”的张大春,何以会如此重视这样一本类似“副业”的作品呢?

  “从四年前开始,我几乎用坑蒙拐骗的方式,想办法让我孩子和我学汉字。可是,我的孩子常常凭借他们最直觉、最简陋,甚至没有方法和逻辑的方式打破我对于这些字、词或者意义解释的惯性思维。我用这种方式保留我和孩子们在认字过程中的记忆。”张大春说。

  《认得几个字》最初的读者,是张容、张宜兄妹。在孩子的“十万个为什么”面前,做了父亲的张大春突然发觉自己对汉字的解释竟然辞不达意。于是,一场文字的寻根之旅开始了。比如“笨”这个字,原来是竹白的专用字,什么是竹白?就是竹子里最无用的部分,又薄又脆,别说大用,小用都不堪。在一向物竞天择的现实世界,“无用”的另一个说法就是“愚蠢”,“笨”后来就被挪用了。在张大春看来,读者把《认得几个字》当作亲子书、教育参考书都可以,但“我更愿意这样说,这本书反映了以家庭为单位的文化能不能继续传递的问题”。

  张大春更希望内地读者通过这本书能看到,“繁体字被遗忘或泯灭,是非常可惜的,就好像股市三秒钟压垮一群人,这群人的生命没有了。在内地使用繁体字的人少,但是繁体字内部蕴含的能量非常丰富。”[NextPage]

  《文字的故事》:

  “柳暗花明”原来这么美

  “德”这个字,最早甲骨文的样子,是一个大眼睛,在十字路口的中心,东张西望,是对世界充满好奇的样子。“这个字原来这么活泼,我学到时很激动啊,‘德’只是被后来的人越用越沉闷,变成一个拘束的字。”

  这是今年年初出版的《文字的故事》,对汉字妙趣横生的解读。作者唐诺是台湾文学批评家,他以严厉著称,常说台湾的好笔没有几支了。此前他在内地出版的著作极少,我们看到的多是他的太太朱天心的文字。《文字的故事》给我们带来惊艳之感,和张大春的《认得几个字》一样,绝对值得韦编三绝。

  阅读《文字的故事》时,一直为中国字最早的造字者感到骄傲。唐诺深情地对待这些字,他会指出最有质感的字、最漂亮的字,哪些字的发展突破了困境,哪些字有叮叮当当的声音。

  例如“婴”字的甲骨文,唐诺认为“仿佛可看图感受到造字者的温柔爱意”,而“死”字的甲骨文,唐诺又觉得“这个死去的人,死得极抽象,是二十世纪现代主义的死法,而不是十九世纪大写实主义的死法。”原来,我们每天读的写的文字,背后都有故事,每个字都能被推演。这本《文字的故事》,在文字使用逐渐粗糙简化的年代,带领读者重新领略中国字的美好。在唐诺随笔式的东拉西扯中,慢慢找回错身而过却懵然不觉的文字之美,就好像他讲的“一直到那天晚上,我才真的看到原来‘柳暗花明’是这么漂亮的风景,一个你使用达40年之久的无味成语,原来还原回来是这样‘樱花亮起,杨柳黯去’的明灭层次风景”。

  值得一提的是,《文字的故事》简体版为避免繁简转化引起的理解障碍(显然,繁体字还保留了甲骨文的一些形象),每新登场个甲骨文都会有相应的繁简字搭配。这点上,唐诺比张大春运气好,后者的《认得几个字》去年出简体版就遭遇到这个问题。

  《汉字书法之美》:

  想起童年的汉字描红

  对于汉字的解说从未停止过,不知多少大家为此皓首穷经。无独有偶,台湾美学大师蒋勋去年底也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了他的新作《汉字书法之美》,以身心灵感知的视角切入书法这个古老话题,将书法之道与现代人身心灵调适相结合,寻找逐渐遗忘的汉字记忆。

  台湾女作家张晓风称蒋勋为“台北风流人物”,是从容、雍雅、慧黠、自适的“神仙”。而事实上,现今两岸文艺界,能够贯通于文学、美学、艺术、绘画等领域,并仍有公众影响力的大家屈指可数,蒋勋无疑是其中一位。

  这本书是他的新作,繁体版曾荣登诚品、金石堂、博客来书店“艺术类”畅销榜。蒋勋曾自言,“《汉字书法之美》要写一个大传统,五千年来通过所有的朝代兴旺,还可以传递下来的汉字的美,是非常厉害的。”[NextPage]

  究竟如何“厉害”?恐怕要回到我们的童年去体悟。汉字书法的练习,在许多东方人心中都保有很深刻的印象。蒋勋就回忆,童年时期跟兄弟姐妹在一起相处的时光,除了游玩嬉戏,有一大部分时间是围坐在同一张桌子写毛笔字。仿佛从懂事之初,三四岁开始,就正襟危坐,用双钩红线在九宫格的练习簿上描摹了。鲁迅先生塑造的孔乙己形象,便是来源于初级的书法描红“上大人孔乙己”这几个字。

  要掌握汉字之学,当然得知道字形、字音、字义,不过首先还得练习书写。童年的汉字描红,是最早对“规矩”的学习。“规”是曲线,“矩”是直线;“规”是圆,“矩”是方。从书法以求规矩恐怕是最生动的一课了,这一课包含了一生做人处事漫长的“规矩”。学习直线的耿直,也学习曲线的婉转;学习“方”的端正,也学习“圆”的包容。东方亚洲文化的核心价值,其实一直在汉字的书写中。

  世界太新,很多事物还没有名字,必须伸手指头去指。”回到文字的最初,这大概是《文字的故事》的写作初衷。
 
  (实习编辑:郭婧涵)

小儿咳嗽吃什么
鄂州中医男科医院
经期不准调理方法
铁岭白癜风
苏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抚顺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梅州白斑疯医院
沧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