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进击吧哥哥 卷5章63 站起来吧咸鱼!

发布时间:2020-01-18 14:42:55 编辑:笔名

进击吧哥哥 卷5章63 站起来吧咸鱼!

真正体会了如今的柳长生全力一剑的威力,李小森才真正明白,刚才的琴岚所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以剑术而论,柳长生是完美的,即便以李小森洞彻眼的挑剔程度,都是完美的。

这其实已经不是武宗的古代战场剑术了,而是有柳长生自己风格的,他自己的剑术。

假以时日,或许这剑术能够和道门三清剑、太极剑,北欧的宫廷剑术,日本的心剑术,真正平起平坐。

运转到极致的强攻式,也无法突破这一剑带起的天地之势。

李小森被冻结在原地,不得不以源自佛寺的锻体神通,硬抗这一剑,同时他将手中的强攻之矛,奋力架起——这是他唯一还能做出的动作了,随后他就像化为了雕塑,彻底不能动了。

柳长生的剑,不加快也不简单,以恒定的速度落下。

强攻之矛根本不是防御型能力,砰的一声,就断折了。

接着是李小森身后的千幻书生,书生手里的谦之盾和龙之狙,先后爆裂,进而整个千幻书生的形体溃散开来。

祖剑落在李小森周身护体的光球术和火球术环绕而成的太极球上——

让柳长生略有些意外的是,这护盾居然没什么效果的样子,本来哪怕这护盾能挡他的剑一下下,他都不会太吃惊的,之前李小森以这个能力护住海洋不受偷袭的时候,已经证明了这是一个多么强悍的防御护盾类的法术能力。

难道是这个法术能力,对柳长生的剑,没什么效果?

柳长生并不在意,继续落剑。

无声无息的,祖剑砍在了李小森的肩膀上,像是整个世界都压了下去,并没有劈砍进去,但这一刻,李小森像是不堪重负的柱子,被压弯了脊梁。

在全世界所有关注着这里的职业圈、能力圈、世俗圈的无数道目光注视下,李小森半跪在了柳长生的面前。

“我说吧,就是去送人头的,怎么样,扑街了吧。”有人发出又不屑又气愤的抱怨,就像是打游戏看到一个无脑往前冲的猪队友时的口吻。

“差距还是太大了啊。”天榜们各自叹息着。

在他们看来,李小森的确对半圣级别的柳长生,带来了一些麻烦,但通过炸兵无限逼近圣境的柳长生,终究还是不可战胜的。

感觉这一战,真的没悬念了。

海洋今天估计是在劫难逃了,因为没人能在柳长生和李小茜的手下,保住她。

日行者和夜行者两大联盟就此分出胜负生死,倒不至于,但毫无疑问,接下来日行者联盟将落入绝对的下风,在争夺那还未出世的第三件复活圣器的战斗中,完全丧失主动权。

“所以说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上?”海洋咬牙,“为什么不保护我来打??”

整个战场的厮杀声,似乎比之前少了一些。

双方大军的对碰,居然渐渐是日行者这一边占据了上风,尤其是来自华夏山门的队伍,在采纳了李小森的改革建议后,所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和曾经的华夏山门,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而龙五和格雷森两人,也终于完全摁住了那个血族老妪,掌握到了主动权。

但天空中的这条战线,已经溃败了啊。

于是,其他的战线上的优势,便没有多大意义了。

“做好掩护猎魔城的海洋殿下撤退的准备吧。”联军大本营里,李幸倪吸了口气,沉声道,“这一战可以败,但能够威胁夜行始祖的海洋殿下和她手里的传承神器,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下来。”

“嗯,好像这是唯一的选择了。”一旁的鲁明点了点头。

感觉此役之后,日行者联盟或许要全面收缩活动范围了,甚至今天能不能全身而退,都不得而知。

“所以接下来,难道我们日行者反而要变成夜行者那样,龟缩在一个小世界里么?”鲁明有些气恼,又有些无力。

实力上的差距是一方面,目前日行者一方,没人能处理柳长生这个点。

而接下来,本就不够团结的日行者一方,如果还因为山门派和学院派的分歧,闹出什么幺蛾子的话,那就真的大事去矣了……

整个战场,再次以某种方式、向着某个方向,运转起来,象是个巨大的机器。

已经没人再看天空中的李小森了。

在双方的所有人看来,李小森已经输了,马上要死了,或许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日行者一方开始规划撤退路线,夜行者一方则感受到了日行者们的意图,展开了疯狂的反扑。

即便是那些和李小森交好的人,这时候都来不及为他感到悲伤,因为没有那个功夫,因为战争就是如此残酷,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天空中,柳长生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半跪在自己面前,好像臣服了的李小森。

柳长生知道李小森并没有真的臣服,祖剑上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反抗力量,就是证明。

李小森还想要重新站起来。

“但很可惜,你没机会了。”柳长生淡淡道,“你知道么,李小森,我其实早就知道你的存在了,大概和李幸倪那个女人差不多早,我们的目光,其实就有关注在你身上了。”

“对于我来说,你不只是‘始祖意志这一世的容器的哥哥’,你还是这个世界上出现的第二个‘洛德森’。”

李小森低垂着头,问道:“洛德森么,这就是地球上对我们战斗法师一族的称呼?”

柳长生的眼神动了动:“所以你们这一族,其实是叫战斗法师?这是你们的职业名?古籍上记载的那个人,并没有立下太多,只是自称‘洛德森’。”

李小森抬起头,脸色苍白,看着柳长生:“你好像知道很多?”

柳长生也不否认:“是,因为始祖大人告诉了我很多连史料记载中都没有的事情,所以我知道,你们这一族,很强,非常强,你们不是我们地球的职业,但应该比我们地球上的所有职业类型,强度都要高。”

“托始祖大人的福,我知道了这个世界原来真的很大,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甚至想要离开地球,去到更广阔的世界,去看一看。”

“所以你看,为了这个远大的理想,我就更要想尽办法活下去了,不是么?”

说到这,柳长生苍白的俊脸上,流露出一丝向往的微笑,似乎真的看到了未来实力登峰造极,像历史上那些真正的圣人那般,离开地球,前往更广阔的世界的一天。

“很遗憾,你做不到的。”李小森的声音很不合时宜地打断了柳长生美好的畅想,“你这种连亲生妹妹都杀的人渣,没有那一天的。”

柳长生哼了一声,嘲弄地说:“怎么,难道要我跟你学习,掌握着超越地球的能力文明的知识,然后缩在世俗圈的一个高中里,做个咸鱼么?”

说到这,柳长生忽然恼火起来,低吼道:“你知道么,我真的很瞧不起你,李小森!如果我是你,有你这么好的天赋,我一定用比现在更多十倍的努力,才能对得起自己的天赋!我曾经只是一名普通的天榜,和其他天榜比起来,我没有任何优势,甚至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自己的天赋,其实是挺一般的,所以我必须更加努力,才能走到今天的位置,才能在未来走到我真正想要走到的位置!你呢?你都干了什么?你这条毫无梦想的咸鱼!!”

柳长生每说一句,他剑下的李小森的身体就会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声音,骨头都快被压断了。

再这样下去,或许连跪着都做不到,要完全爬下去了。

但李小森依然坚持抬起头,看着柳长生,说:“骂的好!我也觉得以前的我,就是他妈的一个混蛋!如果我早点开始修炼,不那么纠结,我妹妹不会今天落在夜行始祖的手上!”

李小森的眼里冒着血丝,突然一咬牙,硬是顶着柳长生的剑,缓缓站了起来。

这个简单的站起的动作,让李小森全身的骨头,瞬间就碎了不知道多少。

但李小森就是咬着牙站了起来。

不错,以前的自己,的确是条咸鱼,但柳长生有一点说错了,那就是一条咸鱼,其实也是有梦想的。

李小森的梦想就是和妹妹一起过上平凡悠闲的生活。

帝华高中的日子,依然是李小森心目中最美好、最单纯的岁月。

错只错在,李小森没有意识到,平凡美好的生活,不是平白无故就送到自己手里的,而是要去争取、要用生命捍卫的!

柳长生读懂了李小森眼里了意思,他怔了一下,然后笑了:“现在才燃烧斗志,不嫌晚么?”

李小森单手托扶对方的剑,一字一顿,认真地说:“不晚,永远都不嫌晚。”

话音落下,李小森另一只手,轻轻点在了柳长生持剑的手腕上的某一点上。

单枪匹马找柳长生干架,在柳长生再次炸兵之后,依然头铁地不肯后悔,正面迎上——这些在旁人、在柳长生本人看来,都只能用一句“不知死活”来形容的举动,最终就是为了这一刻。

李小森是有梦想的,这个梦想其实一直都没变过。

不同的是,过去李小森缺乏捍卫梦想的勇气,现在他已经有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在的柳长生,是不可战胜的。

真正交手之后,李小森完全确认了:柳长生严格来说,已经不算是一个华夏古武者,融入了大量战神兵器的他,某种意义上,和自己、和夜行血族一样,都具备了超级生命的特质。

所以即便李小森也提升到半圣级,相同等级的对决,李小森也没有任何把握能胜过对方。

挑战或许可以吧,但遗憾的是,李小森没办法对柳长生使用挑战,这人虽然不完全是华夏古武者,但毕竟有着古武者的底子,而李小森已经挑战过一次古武者,没办法挑战第二次。

所以结论就是,现在李小森找不到能够战胜柳长生的办法,这人就是无解的,或许会是和完全复苏的夜行始祖一样的boss级别的人物。

但是,重创柳长生,让他暂时退出这场战役,为自己真正找到战胜他的办法争取到时间,这一点,李小森是有把握的。

关键就在李小森此刻点中柳长生的手腕上的那一点的部位选择上。

整个战场,大概除了柳长生,再没人注意到李小森的这一记点指了。

因为无论怎么看,那都不是什么重要的部位啊,而且这么软绵绵的一记,有什么用?

甚至柳长生本人,都流露出片刻的意外和不解:“你干嘛?”

李小森没吭声。

他用实际行动和效果,做了他的回答——

强大,很多时候是有代价的。

职业者的破绽就很少了,几近于无,半圣级别的柳长生,更是不可能有任何破绽可言。

但就像李小森在华夏山门期间完善了强攻式,令其兼顾攻击、防御、速度三大属性,却也因此让强攻式出现了破绽一样,动用炸兵的时候,柳长生也变得有破绽了。

有破绽,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在地球世界上是如此。

因为地球的职业圈,似乎没有什么对破绽进行针对性打击的能力,这也是李小森的强攻式有破绽,但他并不特别着急去想办法弥补的一个理由。

原本佛寺的天眼神通修行到极致,是可以看到破绽的所在的,只可惜这个时代连专精天眼神通的阿罗汉,都已经很少了。

就目前李小森所知,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清清楚楚看到破绽所在的人,就是拥有洞彻眼的自己了。

炸兵每两次使用之间,会有一段冷却期;以及炸兵使用的时候,会露出破绽,关键是那磅礴的破碎的战神兵器转化而成的力量的出口,正是这些破绽!

——这就是李小森单枪匹马就敢冲上来和柳长生干架的两点根本理由!

战神兵器在体内破碎,就好像一颗炸弹在体内爆开,所爆发出来的能力,是不可想象的,否则也不会让一名半圣和琴岚那样的圣境打得有来有回。

然而这样巨大的能量,出口如果突然被堵住,会怎么样?

柳长生的脸色,突然变了。

“李小森,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他感觉到不对劲了,体内那磅礴的力量,一时间毫无宣泄的出口,正在体内急剧地攀升、膨胀,却又无从疏泄!

这种感觉,实在是非常恐怖。

柳长生本能地就要和李小森拉开距离,却骇然发现李小森的手稳稳抓着祖剑,完全把剑锋按在肩膀上,柳长生想要立刻脱身,就只能放掉祖剑,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一个念头闪过柳长生的脑海:“这家伙……难道正是为了这一刻,才故意正面接了我刚才那一剑??”

刹那的犹疑,很多时候就是致命的。

柳长生是很强,但他渴望强大的那份过分的执着,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贪婪,就是他最大的弱点。

李小森赌对方不会舍得松开祖剑!

事实证明,李小森赌对了,就是犹豫了那么短暂的片刻,狂暴的炸兵的力量,已经在柳长生的体内,横冲直撞,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可以听到一连串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在柳长生的体内疯狂响起,那些被柳长生融入身体的战神兵器的气息,陡然间透露出来,可想而知柳长生体内情况的剧烈动荡!

“噗!”柳长生再也忍耐不住,狂喷出一大口鲜血,紧接着又是第二口、第三口,根本停不下来。

古武者可不是李小森,这么吐血是要死人的。

这一刻柳长生再也不敢犹豫,松开了紧握着祖剑的手,踉跄后退。

李小森也是如释重负,剑上的压力一轻,祖剑调转过来,已经被李小森握在了手中!

到了今天,李小森依然想要过平凡的生活,咸鱼式的梦想也是梦想,李小森一点不为此感到羞惭。

但如果柳长生还以为自己是那个有梦想但没有追求梦想的勇气的咸鱼,那就大错特错了。

李小森是一条咸鱼。

现在这条咸鱼翻过身,站起来了。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奎屯医院预约挂号
阳城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江西看白癜风多少钱
营口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