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伊利尔丹 第五十六章 都城之行(一) 星河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9:59 编辑:笔名

伊利尔丹 第五十六章 都城之行(一) 星河

萧瑟地秋风中,星河一行人站在城郊的道路上。

蓉若告诉他们早晨在这里集合,但是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女孩还没有出现。安东已经等得有些狂躁了,他一脚踢开路边的石子,同时嘴里大声抱怨,“那个混蛋是不是在耍我们?”

“虽然她有些不靠谱,不过应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吧。”重吾有些不确信的说。

“这是不靠谱的程度吗!”安东已经抓狂了,“这都几个点了啊!”

星河皱起了眉头,虽然他嘴上并没有抱怨,但心底也忍不住犯起了嘀咕,他对那个魔灵女孩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当初在医院的时候那个女孩表现出来的态度就很是随意,虽然他清楚绝大部分魔灵都不会去正眼看其他种族,他也没有资格去要求一个魔灵去平等对待人类,但是这种被戏耍的感觉依旧让人很不爽。

时值晚秋,虽然头顶万里无云,但瑟瑟地秋风却让星河感受不到一点来自于太阳的温度,玲态度坚决地要来送行,星河原以为用不了多少时间,便同意了,谁知一等就是这么长时间,虽然轮椅上盖了一层毯子,但星河还是有些担心她的身体,于是弯下腰,蹲到她的面前,“小玲,不如你们先回去吧,我和胖子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用不着送我们的。”

玲低着头,小声说:“没事的,我想继续待一会儿。”

见此,安东和重吾也蹲到了她的面前,劝说道,“小玲,不如先回去吧。”

但是玲的态度出乎他们意料的坚决,她把头埋到怀里抱着的小熊里,任自己有些散乱的白色头发遮住脸庞,一言不发,但是意思却很明显,她不肯走。

重吾和安东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星河,他看了一眼玲,然后叹了口气,“那好吧,要是不舒服就说出来,小心别着凉了。”

听到他同意了,玲把头抬起来,脸上露出了微笑,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嗯。”

“你们看,那是不是那个混蛋!”安东突然叫了起来,星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架小型马车缓缓朝他们走来,而驾车的正是蓉若。

星河深吸了一口气,站直了身体,同时不忘提醒安东,“胖子,说话的时候注意些分寸,毕竟还指望着她带我们去都城。”

“知道啦,我像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人吗?”安东翻了个白眼。

马车渐渐靠近,坐在驾车位置上的蓉若懒洋洋地挥了一下手里的缰绳,她揉了揉自己有些惺忪的眼睛,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早啊,你们都来了啊。”

“不早,不早,就比你提前到几个小时而已。”安东没好气的说,“而且,大小姐,严格来说,现在这个点已经快要到要吃中饭的时候了。”

“是吗?”蓉若一下子来了精神,“那我们先去吃中饭吧。”,她一脸认真的表情彻底让安东陷入了崩溃,他指着蓉若,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你!”

“好啦,好啦,不吃中饭就不吃中饭吗,这么凶干嘛?”蓉若瘪起小嘴小声嘀咕,安东整个人已经几近癫狂,星河连忙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

他走上前,仰望坐在车上的蓉若,“小姐,我们已经耽误了半天时间了,能不能不要再继续浪费时间了呢?”

蓉若垂下头,一脸的憋屈模样,“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啦,快上车,我会带你们走近路的,肯定能比预计快几天到达精灵之川的。”

“近路,没问题吗?”星河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蓉若拍了拍胸脯,很自信的说,“相信我,肯定没问题的。”

星河有些狐疑地走到车尾,他和安东都不认识去都城的路,到底怎么走,实际上还是要看这个女孩说了算,她这样自信,应该没有问题吧。

星河这样想着,从车尾爬上了马车,然后拉了安东一把,把他也拉了上来。

重吾推着玲的轮椅也来到车尾,他望着车上的两人,“小心点。”

“你们也是。”星河朝他点点头,而安东更直接,直接从马车里探出半个身子,一下子抓住重吾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你小子给我听着了,好好照顾小玲,要是再出什么问题,看我不掐死你!”

重吾坚定地点点头,“嗯,我会的!”

被安东这么一闹,玲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她抬起头,看着星河和安东,“一定要找到小月姐姐哦!”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找到小月的。”星河扶着马车的车框站了起来,看着外面的两人,“这里风大,你们先回去吧!”

“抓稳咯,我们出发啦!”车头突然传来一阵兴奋地呼唤声,星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很响亮地“啪”地一声从车头传来,马车顿时动了起来。

星河因为抓着门框,所以还没什么,而安东的半个身子可是还在马车外面没收回来呢,突然开始飞奔地马车险些把他直接甩了出去,还是星河拉着他的衣角把他拉了回来。

他摊在地上,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同时朝着车头大吼:“大小姐,你是要杀了我吗!”

蓉若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撇了撇嘴,“谁让你不好好坐着地……”

“你!”安东捂着胸口,被气得够呛。

“而且,不要大小姐大小姐地叫,我可是有名字的,我叫蓉若!”仿佛斗气一般,安东刚刚打断她的话,她马上就提高了音量,同时回头用自己绯红色的眼睛瞪着安东。

望着后方路边的重吾和玲变成两个小黑点,星河回过头,看着正在驾车地蓉若,他突然对这躺旅途的前程充满了担忧。

昨晚星河和安东为了收拾行李,而且上两人都有心事,所以休息地并不好,再加上今早又早早地起来去蓉若所说的集合点,站在冷风中中空等了一早上,到此时,两人都有些疲惫,上路不多时,安东就在摇晃的马车上沉沉地睡去了,甚至发出了鼾声,驾车的女孩听见了他的鼾声,小声嘀咕了一句,“懒猪。”

星河觉得有些好笑,他们表现地就像几个怄气的小孩一样,不过随即他又释然了,他们本来就是一群半大的小孩,蓉若虽然看起来比他们大一点,不过大概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

虽然星河也感觉很疲惫,但是心底积压的担忧却让他无法合上眼睛,坐在摇晃地马车上,他开始尝试着给自己找些事做,在医院里女孩双手合十绊将他绊倒的那一幕令他记忆犹新。

两年前在逃亡之路上,父亲和叶姨只教了他一些零碎的东西,他身体里虽然具有魔力,但他对如何去使用这些魔力完全是一抹黑,至今能做到只有凭空移动一些不太重的东西,而且还不太精准。

虽然他只有十二岁,但是他已经见过很多强大的施法者,在都城他见过父亲和那个中年魔灵的对峙,那翻涌的魔力中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在逃亡的路上,他见过叶姨带他们瞬移,那种神出鬼没的能力令他震惊,在希瓦镇,他又见到了更大强大的施法者以及更多威力惊人的魔法,瓦利特变出的石巨人,帕维奇变换成的野兽,以及那个带走岚月的何塞……

不过那些魔法对于他来说都太过高深了,他根本无从入手,但那天蓉若在医院所用的那个魔法不一样,它很简单,虽然之前在都城的那间酒馆里,星河也曾在那几个小孩身上见过一些简单的魔法,但那时星河对于魔法还是一无所知,那之后在逃亡的路上,父亲教会了他怎样去感受魔法的波动,在这件事上他学的很快,荷东也直言他对魔力的波动很敏感,他清楚的记得那天在女孩身上感受到的波动,他尝试着模仿女孩的行为,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控制自己的魔力,并合十双手。

一瞬间,又像是过了挺长时间,他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东西闪过,但是被他错过了,他想再去抓住时,却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他有些茫然地睁开眼,马车里一切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失败了。

“不是那样用的啦。”

星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蓉若正看着自己,神情古怪。

佛山市南海区松岗医院
天津市肿瘤医院
湖南白癜风如何治疗
九江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癫痫病医院武汉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