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新郎父亲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9-09-14 07:19:49 编辑:笔名
一、
沈大成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清了清嗓子:“下面请新郎父亲讲话!”说完,他自己“哗啦哗啦”地鼓了一阵掌。
他慢慢向前跨了一小步说:“各位领导,各位亲朋好友,大家好!今天是我儿子沈顺和潇潇结婚的大喜日子。首先我祝他们新婚快乐,万事如意。感谢……”
“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沈大成的演说。拿起这个打扰他排练的电话,显得非常不满。便不客气地问“谁呀?”
“大,是我!”听到儿子的声音,他的笑容又回到脸上。
“是顺子呀,日子定好了吗?”
“定好了,大。”
“定好啦,是什么时候?”沈大成听儿子说结婚的日子定好了,心中一阵激动。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儿子终于要成家了,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电话那头的儿子,听到父亲轻轻的哽咽声,便问:“大,您怎么啦?”
“大……大高兴,大是高兴啊。”沈大成抹着脸上的泪花。
“顺子,日子定的是哪一天呀?”
“明天。”
“什么?明……明天……”沈大成握着电话的手颤抖起来。
“大,您放心,一切我们都准备好了。您就在家里好好歇着,过一段时间我带潇潇回去看您!”
沈大成感到心在撕裂,脸色由红变白,他气愤地对着话筒吼叫起来:“放你娘的屁!你个浑小子,心中还有我这个大吗?”
“大,我是怕您晕车。从老家到这里要坐十多个小时的车,再说这么远的路程,您来回跑也不方便啊。”
“你少给我废话!明知道老子晕车,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你是怕我去丢你的脸,可老子不管!你就是到联合国去,老子也要去参加你的婚礼。”
“大,我的工作很忙,也就今天才请假。现在告诉您也不迟嘛,您老就放心吧,安心在家等着。”
“臭小子!你给我听着!哪有做大的不参加儿子的婚礼!除非……除非他大死了!”
“大,您就消消气吧!再说现在也来不及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大,来不及我也得去。我现在就走,你明天晚上到车站去接我!”沈大成气愤地挂断了电话。
儿子了解他的脾气,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
二、
沈大成是一个庄稼地里生、庄稼地里长的农民汉子。一年四季都和泥巴打交道,靠自己的一亩七分薄地维持生活,他巴望着每个季节都有好的收成。小日子还算过得有滋有味。
儿子5岁那年,一场病魔夺走他老婆的生命。从此,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既当大又当妈,守着儿子长大成人,他盼望儿子能出人头地。今天这个愿望总算实现了。
儿子很争气,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是他引以骄傲的资本。他知道,乡亲们对他的敬重与客气,多半是冲他儿子的面子来的。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省城工作,学到不少乡下人不懂的知识。省机关的工作经历,磨砺了儿子的心智,儿子成熟长大了。望着比自己足足高出一个头的儿子,他眼中闪烁着幸福的泪花。
儿子的工作越来越忙,只是偶尔给他打个电话,向他问好。一年前,儿子来电话告诉他谈对象了,听说还是个市长的女儿,人长得非常漂亮。沈大成虽然从没见过这个身份高贵的准儿媳,可他在梦里时常梦到她,她就是他心中的天女下凡。
儿子做官了,越做越大,听说还当了什么秘书长。可儿子已经好几年没回来看他了。他理解儿子,儿子的工作忙。他常在电话里对儿子说:“顺子,你要安心工作,要本本份份做官。别担心大,大没事,没空回来就别回来,大支持你。”可每到逢年过节时,他总感到心中特别苦,特别孤独。年轻时有不少人劝他再娶个老婆,说他总不能守着儿子过一辈子。可他怕儿子委屈、受罪,这世上有几个后娘对前娘的孩子是真好。他把自己所有心思都用在儿子身上,只要儿子吃饱了,他就饱了。
几个月前,儿子来电话说准备结婚了。沈大成就有点气不顺:“儿子,你都要结婚了,大还没看到儿媳是什么样子呢。”
“大,有时间我带她回去看您。”可儿子一直没回来。现在儿子要结婚了,竟然不让他去参加婚礼,就象被人打了耳光一样难受。儿子的婚姻大事,做大的哪能不出席,这在农村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三、
沈大成决定,一定要去参加儿子的婚礼。长这么大,他从没去过省城,就这个机会到城里走走看看也是他的心愿。何况他还要去儿子的婚礼上讲话,他要让众人知道,自己是怎样一把屎一把尿把儿子拉扯大的。还要找儿子谈谈,做人要守本分,当官不能起黑心,不能当贪官……
明天就是儿子的大喜日子。为了这一天,他准备了半年多时间。他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那套笔挺的西装和皮鞋,他把皮鞋擦了一遍又一遍。穿上这套西装和皮鞋,他总是感到浑身都不自在,试着在屋子里走了几圈,脚被皮鞋夹得生疼。可他已顾不得这些了,连忙从箱子底下拿出那个他准备了五六年的红包,里面是他多年来省吃俭用的积蓄和儿子以前寄给他的钱。儿子刚参加工作时,每个月都寄 00块钱给他,后来儿子谈对象了,他就不让儿子再寄钱了。儿子寄来的钱,他一分钱没舍得花过,都帮儿子存着。他把红包小心翼翼地揣在西装的内口袋里,还在袋口上别了几根别针。
“哼!我知道你小子是被以前的穷日子过怕了。这不,怕我去一趟省城,要花许多钱。告诉你小子!你大我现在不差钱!”沈大成自言自语地说。
接着他把一张折得四四方方的纸片,小心翼翼地放进上衣口袋里。那是怕自己讲话时忘了的讲话稿,到时可以拿出来看看。放进去后,他仍不放心,用手在口袋外面摸了好几遍。儿子的婚礼都是亲家一手操办的,自己没帮上一点忙,想想真对不起亲家,在讲话中也要对亲家表示诚挚的谢意。让亲朋好友们看看顺子的大,虽然是一个农民,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知恩图报的人。想当年家里穷得连肚子都吃不饱,自己硬是系紧裤带,不让儿子退学回家种田,累得自己吐了好几次血,不是都熬过来了。
收拾好东西,看看时间已不早了。从不求人的他,次向邻居三贵张了嘴:“三贵,请你用摩托车送我到车站去,行不?”
三贵猛抬起头,像不认识似地看着他说:“哎呀,老大哥,真是‘人是衣服马是鞍’哪,你这穿得人物臻臻的,是不是要去会老相好呀?”
“瞧你个臭三贵!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哪来的老相好?你大侄子明天结婚了,我要赶去参加他的婚礼!”
“明天?那你能赶上吗?现在已经没有车了。”
“你先送我去车站,我在车站等明天早上的班车。”
四、
沈大成终于顺顺当当地坐上了去省城班客车。坐在车子上,他很兴奋,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背诵“讲话稿”。“下面请新郎的父亲讲话!嗯,鼓掌。各位领导,各位亲朋好友,大家好!今天是我儿子沈顺……”
当他走下客车时,天色已傍晚。儿子亲自开车来接他。
“大,快上车。”
车子迅速穿过街道和来来往往的行人,来到一幢高大的宾馆楼前停下了。宾馆里早已高朋满座,一片喜庆热闹的气氛。
儿子却把他带到一个房间里说:“大,您一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太累了,就先在这里歇着吧。”
沈大成连忙说:“不累,不累!我大老远赶来,就是为了参加你的婚礼,见见亲家和我的儿媳妇。再说,我总要对亲家说上几句客气话吧。”
“大,今天就算了,改天我陪您去见他们。现在我还要去接待客人,您就在这里好好歇着,别出去乱跑。”儿子说完,把门“啪”一声关上走了。
沈大成突然感到一阵失落,立即跟随儿子的背影出门了……
婚礼在音乐和一片祝贺声中开始了。司仪手持话筒走上舞台,宣布所有亲朋好友就位。接下来请主婚人、证婚人讲话。主婚人、证婚人在一阵阵掌声中先后对新人送出祝福。巨大的声响在宴会厅回响……
沈大成挤在来宾们的后面,突然听到司仪说:“下面请新郎、新娘的父亲讲话!”
这个浑小子,事先也不和我说一声,幸亏我早有准备。沈大成立即伸手去摸了摸上衣口袋,便激动地回应着:“来了!我来了!”他身旁的来宾们纷纷扭过头来望着他,只见一个乡下老头正拨开人群急匆匆地向台前挤去。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大笑起来,只见他挽起西装袖子,露出黑黝黝的臂膀对客人说:“请让一下,让一下!”
新郎一眼看到自己的大,连忙从台上跑到他面前套着他的耳朵说:“大,我不是叫您在房间里歇着别出来嘛,您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
“您快点回房间去,别在这里给我添乱好不好。”
他被儿子推搡着,茫然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突然,一阵掌声响起,沈大成抬头一看,一位高大的中年男人微笑着向台上走来,儿子笑容满面地迎上去挽着他的胳膊说:“爸,您慢点!”新娘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挽中年男人的另一只胳膊。
沈大成僵硬地站在那里,呆呆地像一具无人操纵的木偶……亲家公说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见,泪水慢慢溢出他的眼眶。
沈大成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宾馆的,他站在床前,看到镜子里有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正呆呆地注视着自己。他感到很奇怪,是谁一脸愁容地盯着他看,看了半天才发现竟然是自己。镜子中这张老脸上的皱褶沟壑纵横,就像一棵枯树被孩子用刀刻满了划划道道。那双眼睛黯淡无光,充满血丝。不仅头发斑白,背也弯了,看样子就是一个七八十岁的小老头子。沈大成对着镜子一笑,这一笑可比哭要难看多了。
镜台上有一个大大的塑料封面本子,上面烫着金字:《旅客须知》。沈大成随手打开一看,上面介绍说:“本店为五星级宾馆,此房间生活设施齐全,每天收费一千五百元整。”他抬头环顾一下四周,冰箱、饮料柜、空调、卫生间,一应齐全。不禁自言自语道:“他娘的,这哪是人住的地方?我哪住得起?这浑小子也太……”
沈大成从怀里掏出红包,这是他一辈子的积蓄,是他给儿媳准备的见面礼。儿媳妇今天他是看了一眼,可儿媳并不认识他。
沈大成在红包上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字:“顺儿,大走了,这五万六千多快钱,是大送给你们结婚用的。好好过日子吧。”
五、
沈大成回来了,他买了很多喜糖分给乡亲们。他给乡亲们讲儿子的婚礼排场,讲市长亲家公的高大形象,讲儿子的孝顺和懂事贤惠的漂亮儿媳,引得乡亲们个个赞叹不已。
“我说顺子也是的,怎不多留你在那里多玩几天呢?”三贵羡慕的问。
“留了,留了,儿子儿媳都不让走,可我不能影响他们的工作,他们忙啊。我在那里,他们还得陪我,再说我也不习惯城里生活,你们不知道,那地上干净得就像镜子似的,比我们的床上还要干净。住那房间每天要收……收……收拾三四遍,他们太讲究了,没有我们乡下人自由。”沈大成越说声音越低。说完,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差点把“住一天要收一千五百块钱”的事说出来。
回到家里,沈大成关上门。从墙上把妻子的遗像取下来,擦了又擦,然后恭恭敬敬地摆在桌子上对着老婆的遗像说:“顺子他娘,你交给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我把我们的儿子养大了,供他上了大学,如今他娶媳妇了,你就放心吧。不怕你笑话,盼儿子娶媳妇我盼了多少年了。自从我知道他有对象了,就请王老师帮我把讲话稿写好,我天天背,夜夜背,就怕给我们的儿子丢脸。”
沈大成站起来,整了整身上的西装,把皮鞋又擦了一遍,毕恭毕竟地站在老伴遗像前大声说:“下面请新郎的父亲讲话!”
“各位领导,各位亲朋好友,大家好……”沈大成自己鼓起掌来……
“今天是我儿子沈顺和潇潇结婚的大喜日子,我祝他们新婚快乐,万事如意。在这里我感谢大家的光临,感谢亲家公亲家母对儿子关爱和帮助……我是一个农民,不会说话,只想对儿子和儿媳……”沈大成说不下去了,他捧起老伴的遗像,泪水滚滚而下。

(林儿,2009年6月2 日)

共 4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再也没办法控制,眼泪涌流而下。这样字字句句刺疼人心的文字,让我无法忘记这样一个父亲,这样一个儿子。父亲为儿子的婚礼背了一辈子的演讲稿,却在婚礼的那天,变成了无法圆的梦。儿子的不相认,不孝敬,让我们痛恨。可在他父亲眼里,他的儿子将是他一生的骄傲。辛酸的老人,仿佛就那样站在人的心里,这一刻我看到了他,并流下了难过的泪。文字朴实,情感真挚。愿天下儿女心,能多多体谅父母。问好作者!谢谢你的来稿!欢迎继续投稿!【编辑:雨夜泣无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62420】
1 楼 文友: 2009-06-24 12:54:2 儿啊,做人要本分哪,当官不能起黑心,不能贪,不能忘本呀……” 以文会友,互相交流,共同精彩!
2 楼 文友: 2009-06-24 15:49:25 次看林儿的文章,哭了!!感动! 瓢泼大雨、雷电交加的深夜,遮掩了痛哭悲泣的声音!
 楼 文友: 2009-06-24 16:27: 6 再世的陈世美!写得很感人!问好作者!谢谢美文!
4 楼 文友: 2009-06-24 16:48:40 想起了《我的丑娘》,古语道儿不嫌母(父)丑,现在的儿子都怎么了。 喜欢空想、幻想、梦想,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
5 楼 文友: 2009-06-25 14:10:14 俗话说: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这沈大成的儿子倒是这样的呢。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活血化瘀的西药都有哪些药
拉拉裤哪个牌子好用
成人护理垫哪个品牌好
小孩子流鼻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