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苦夜 三百四十八 逆转

发布时间:2019-10-13 02:05:37 编辑:笔名

苦夜 三百四十八 逆转

殷铎报出名号便挥右臂向着陈素一抓,青幽的鬼火瞬间包裹了他的整条胳膊,看起来十分诡异,尤其与雪光相互映照,似乎天地间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任何存在,而且这一次他所催发出来的鬼火好像翡翠一般,那手爪向前一抓,幽碧的火焰便向陈素吞噬过来。,

“小心!”火元儿的声音骤然响起,随即陈素便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吞天火气涌出,是火元儿忍不住出手帮忙,陈素便将其与自身的火气相融,神元一动,催发了吞天火体,赤红的火气瞬间从他周身八万四千个毛孔钻出,汇聚成了一团赤炎。赤炎一出,陈素周围百丈之内的冰雪瞬间消失,露出了下面土褐色的岩石,殷铎也是微微一愣,不过随即那泥雕似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诡笑,“小子,看来你还有diǎn能耐,尝尝我的厉害!”殷铎话音未落,鬼火已经像毒蛇一般缠绕过来。

嘶嘶!陈素挥掌劈向鬼火,两种截然不同的火气相交,不过这一次鬼火却是没有崩溃之相,与吞天火相互吞噬,狂乱的力量仿佛要把空间撕裂,陈素眉心一紧,想不到殷铎竟然如此厉害,而且时至现在他仍是看不出殷铎的底细,不过看他那一脸轻松的样子,似乎还没有尽全力。

殷铎突然屈指握拳,胳膊上又是一波鬼火涌出,陈素顿觉压力猛涨,好在火元儿及时炼化了一大块火龙根,磅礴的火气便源源不断的汇入丹田,他方能抵敌,却只听殷铎一声冷笑,“你是镇九宗的人?吞天火虽然厉害,不过你也不要忘了这北荒之缘乃是地阴宫的天下,只可惜你今天遇到了我,非死不可!”话音落下,殷铎双臂一震,身上的素衫咔哧一声被他震碎,变成了一条一缕,袒露出了枯瘦如皮包骨头一般的上身,而在殷铎的后背上,一个青色的鬼头正狰狞怒视,双目腥红,獠牙交错,在鬼头四周,无数如小蝌蚪一般的黑色符文从后背螺旋蔓延到前胸,在胸口位置则是结成巴掌大小的漆黑一块印斑。

“陈素,这回你还真是遇上敌手了。”火元儿的声音似乎有些担忧,“难怪你之前感觉不到他的元力气息,只因他的修为都被这封印给禁制了……”陈素此时猛催神元,周身火气暴涨,抵消了一大片鬼火,他更借机向后跃开了一diǎn,看着殷铎身上诡异的图案,心里也开始隐隐的有些不安,“火元,他为什么要封印自己的修为?”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一种特殊的在临战时解放以增强实力的办法,因为现在我突然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镇压之力。”

“镇压之力?”陈素暗惊,不过他却没有什么感应,“火元,你説的那股力量,我怎么没有觉察?”

“你觉察不到是因为这股力量是用来镇压天地元灵的,乃混沌太初之力。”

“混沌之力?”陈素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力量乃是天地元力的祖源,如果对方身怀这种力量的话,莫説他只是区区舍尊境,就算达到了炼斗境或者更高的境界也无法抗衡,因为任何力量在真正祖源面前都要臣服,就连五行奇物也是如此,故此火元儿现在都有些担心,他可是纯粹的力量元灵。

殷铎变幻了十七八次手印,双手贴在自己胸口那块黑色的印斑上,张口吐出一团血雾,血雾遇风,有淡淡的青色光芒一闪,便化成了针尖大小的三diǎn血星儿飘向了胸口。

“陈素,看来他在解放力量之前还要有什么仪式,千万不能让他完成,不然的话他可能会很难对付。”火元儿又提醒道,陈素咬紧牙关问道:“我该怎么办?他如此肆无忌惮的动作,分明是不会忌讳我。”

“哼,无论如何也要强攻,使出你的全部本事。”説话间陈素感觉到一股冰寒彻骨的气息汇入丹田,“是水灵!”陈素当然知道,这个时候,即便水灵儿本身也十分艰难,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既然他们三人命运相连,此时陈素也就不能跟水灵儿客气,从辟空中找出孙实所赠的葫芦,拿出一枚乳白色的药丸吞入口中,瞬间一股炽热气息自咽喉滚滚直下,到丹田化作狂躁的精纯元力,同时他又取出仅有的两枚天火珠,此时若还不拼尽全力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红莲天火掌!”

“洪义撼天手!”

陈素双掌推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向殷铎涌了过去。

“还算不错!”殷铎的脸上缓缓绽开了悲悯的笑容,似乎眼前的波澜对他来説就像不存在,抑或是俯视众生的优越感,即便陈素的攻势已经足以绞杀数名炼斗境的高手,可对他来説就像是站在白云dǐng上看脚下海潮翻滚,哪怕是再汹涌的海浪也不可能浸湿他的鞋子。

哗!呼!两枚天火珠在陈素的掌心爆发,吞天火气凝成了丈许粗的火柱喷向殷铎,与此同时一声清啸的龙吟伴随着无形的龙象也扑向他

,殷铎却只是双臂轻轻一张,胸口那块漆黑的印斑竟消失不见,而在他平静的脸庞上看不出一丝波动,双眸如古井无波,面色似秋水映月,可是两道强悍的攻击到他面前丈许时,他身上那些黑色蝌蚪突然游动起来,而原本胸口那块黑色的印斑也突然出现,不过印斑出现就像是打开了一个洞,呼呼声响,将面前所有的力量都吸入了其中。

“他……真的封印了混沌之力……”火元儿的声音似乎有些绝望,陈素也只能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招式被对方胸口的黑洞吸收,不过在黑洞吸收那强大元力的时候,陈素竟隐隐的感觉到了一股炼斗境小成的气息,或许这就是殷铎的底细,可是现在知道也是于事无补,只要殷铎能够操控祖源之力,陈素在他面前就与一个婴儿无异。

“哈哈哈……”看着陈素呆立在面前,殷铎终于放声大笑起来,“怎么,终于感到绝望了么?”满是轻蔑与不屑的笑声,“在我面前你不过是一无是处的蝼蚁,就算你是镇九宗幸运的宠儿又如何?我杀了你,他们一样奈何不了我!”説罢,殷铎轻轻的一挥手,一道元力所凝的掌印便向陈素拍了下来。

“炼斗境小成,他果然只有炼斗境小成,如果不是那奇怪的力量,我未必就不是他的对手!”陈素仍然心有不甘,待那道掌印拍下,他猛地催动神元,背后陡然生出一对翼翅,力不能敌,他绝不能留下来等死,秘杀绝与惊雷翼同时发动,便要逃离此地。

“哼哼!自不量力!”就在陈素以为已经走脱的时候,耳旁突然又传来了殷铎那阴翳的声音,“小子,我已经説过知道我身份的人都必须得死,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么?”

呼!掌印不偏不倚的落下,陈素这才明白就连自己的身体都被那股力量禁锢,难以避开,只好挥动右臂,一柄寒光熠熠的宝剑便向着那道掌印劈去,鸣霜剑可以刺破太阴青龙的躯体,洪如祖师更曾以它斩杀了玄武天魔,其中至今还留有天魔气息,到了这个时候,除非是生死诀与天玄印,陈素也只能依靠这把宝剑,可是催动生死诀逃走的后果陈素知道,需要穿越平行空间,不到万不得已,他不能用,更何况催动生死诀还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

嗤!嗤嗤!殷铎的那道掌印竟也如精金一般,鸣霜剑砍在上面发出尖锐的嘶鸣,不过被宝剑抵住,它也就落不下来,不过陈素的危机仍然没有解除。

“想不到你手中还有这么好的一把宝剑,看来我今天还真是运气不错,等我把你炼成傀偶,这把剑也就归我了。”殷铎又得意的笑道,随即把胸口向前微微一挺,一股苍莽浩瀚的吞噬力量便从那黑洞处传出,似乎要将陈素整个人吸入其中。

噗!殷铎正得意忘形的时候,一柄不知从哪里来的元力长剑刺入了他背后那青色鬼头的眉心,长剑将他整个穿透,剑刃正从他胸口的印斑处透出,他无论如何都难以相信,这个时候怎么会遭人毒手,猛地低下头,双眼因为突然见遭受重创而凸出,同时他也看见胸前那剑光突出了一尺有余。

“啊……噗!”殷铎忍受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同时那镇压在陈素头dǐng的掌印也因失去力量的支撑开始变得淡薄起来,陈素咬牙把鸣霜剑望空一挑,神元爆出,那道掌印终于被他劈碎,不过他心中也十分纳闷,明明没有看到什么人出手,殷铎就这样瞬间溃败。

吱!吱!殷铎连吐了两口鲜血,刺穿了他的那柄长剑却开始震动起来,仿佛受到了牵引,正慢慢的从他的身体里拔出,殷铎的脸则变得扭曲狰狞,而他的气息又像开始一样,无从感应,不过陈素知道,殷铎这一次恐怕是真的要“死”了。

成都治疗男性前列腺炎的医院
哈尔滨好的盆腔炎治疗方法
云南看妇科到那个医院
上饶治疗妇科疾病哪家正规
河南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