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拓荒时代之天地盟约 第九十一章 雨落雷鸣

发布时间:2020-01-18 17:30:35 编辑:笔名

拓荒时代之天地盟约 第九十一章 雨落雷鸣

“长得一模一样,难道又是一对双胞胎?一个是玉龙雪山雪花宫的弟子,一个却在银岭做了强盗,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仙儿你快唤她醒来,问问她跟那个雪花宫的丫头是什么关系。”

黄鹰这时起了八卦的心思。如果她们真是双胞胎的话,雪花宫收人也不该只收另一个才对啊,五行之体何其强大,无论在地界哪个势力中都绝对算是枪手货,按理说雪花宫也不该放弃她,这中间到底还有多少故事,还要等她醒来才能知晓。

老黄鹰不详其中,将唤醒莫轻语想的非常简单,然而这恰恰是让慕容仙儿最头疼的问题。莫轻语晋升玄域圣境之后,灵体倒是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然而她的灵魂气息却异常的微弱,仿佛她的灵魂,已经被人强行挖走了一样。

正是失去了灵魂意志,这才致使莫轻语对破境这样的巨大的身体变故,都毫无知觉。而且也正是因为没有自主意志的影响,才使得她的灵体能完全根据自身的进化的本能运转,最终因祸得福成功创出玄域,不然对圣境还是懵懂无知的她,根本没有半分主导跨境之变的能力。

现在昏迷着的莫轻语,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已经完全处在了一种非生非死的奇异状态中,只有等她魂魄归位之后,意识才有那么几分苏醒的可能。

“您老想的倒是容易,要是我能将她唤醒过来,早就已经动手了。现在她元神出窍,神魂离体,意识也不知道飘荡到哪里去了。如今无法探查到她魂体的归处,也只有希冀她不要傻得太离谱,知道要在自己的魂力耗尽之前,根据灵体残存魂息的联系主动回归肉身。如果她自己犯糊涂不知往返,那只能说明她天命及此,死了也是活该……”

慕容仙儿轻飘飘地道出莫轻语此时现状,却是把老鹰王也给吓住了。虽说修者在化神之境便已经开始接触神魂,但魂体本就脆弱异常,唯有常驻肉身方能长存不灭,若想做到神魂离体而不伤己身,至少也需到达天象圣境才行啊。

莫轻语进入圣灵境界都没多久,更不要说更为遥远的天象圣境了。如今神魂脆弱的她竟然元神出窍,这不是自己作死的节奏吗。不说游离于天地之间的噬魂之物威胁,以她真圣都还未达到的神魂强度,魂体离身不出一时三刻,便会直接力竭消亡。

“你是说她现在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魂体离身造成的?那现在的她的魂识去了哪里,圣灵魂魄本就弱小不堪,就算天象级别的超凡圣灵,也无法让魂魄长时间离开肉身,更不说她这个半吊子的玄圣了。如果她的魂魄不能及时归位,迟早要落个魂飞魄散的结果。好不容才把人给救回来,你就不兴想个办法再帮帮她,要是一个五行之体就这么没了,那可是你们人族的一大损失啊。”

老鹰王对莫轻语的状况心急如焚,不过慕容仙儿对她的生死,却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态度神色未尝依旧淡如平常。即便面对的是将来有望成为仙君强者,甚至有那么几分希望冲击帝境的旷世之材,她也生不出半分多余的兴趣来。

“我又不是二师叔他老人家,做不来招魂引魄这样的事情。这次能救回她的肉身,就已经是她天大的幸运,至于她的魂魄去了哪里,是否能够平安归来,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慕容仙儿一贯****护短,今日对亲手救下并有意收留的莫轻语,却是一反常态的冷漠,这让思虑单纯直接的老黄鹰恼火不已。不过转念又想到在自己的看护之下,竟还让她的心肝宝贝红玉身陷险境,而秦毅那小子,现在也被自己孤身丢在仇人那里,她对自己的火气,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消弭的。

想着她的那点小暴脾气,老黄鹰也能在心底苦笑。此时自己对莫轻语表现得越是关心,她必定对她就越是冷漠,只要是能调动自己心火的事情,这小妮子肯定就更加乐见其成了。

想通了其中缘由,鹰王一颗焦躁的心也渐渐平复了下来。只要慕容仙儿相中的人,就算神灵降世恐怕也夺她不走,自己又有什么操闲心的必要呢。看她都这般风轻云淡,那这姑娘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现在自己该考虑的,是要如何面对银川楚家的人。

千年世交一朝成仇,人情变故谁又能预料得到?慕容仙儿接下来的动作,影响的或许不仅是人族之中最为庞大的两股势力,甚至连出云帝国内部的诸多势力联系,或许也将因此行而产生巨大变动……

正当气势汹汹的大小双儿,载着两尊仙王前往银川问罪之时,在银川水畔罗帷徐动的烟暖香闺之内,被鹰王强行灌入摄魂仙草安抚神魂的秦毅,已然深陷神魂炼心的魔劫考验,沉溺其中而自救不得。

颀长的身躯健硕而挺拔,沉眠于清香玉榻之上。一身灰暗霸装恢弘而霸气,与身下纯白如雪的床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四散的金色长发荧光隐溢,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他此刻愁眉紧锁的憔悴容颜。

看着秦毅脸上痛苦挣扎的模样,在他身旁守护的楚湘君也跟着心疼起来。心魔之炼,是修者所面临的最为艰难的考验,也不知道他现在正经历着怎样痛苦的折磨,不知道坚强的他,这次能不能平安渡过。

她坐在床边将他的右手紧紧握住,想用双手感受他存在的真实,想用体温熨平他心底的伤痛,想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心,一直都陪伴在他的身边谁……

绝美的容颜忧虑中掺杂着欢喜,静谧的凝视羞涩中寄蕴着深情,一如雏菊淡雅清纯,不容亵渎。那墨玉般的双眸似莹润着秋水,一瞬不瞬的映照在他紧锁的剑眉之上,忧虑的心神,似也跟着映入他正历经着的摧心魔炼之中……

心魔起,心劫临,魔障重重噬心神,人心难全多余憾,历事重演魔劫生。

在秦毅灵魂深处的精神世界之内,他短暂的童年时光开始在摄魂仙草药力作用下轮回重现,一段段残缺破碎的记忆,如海潮般不断席卷着他脆弱的心神,再次将包裹他童稚心灵的坚强堡垒,一夕摧残殆尽。

陷入到心劫之中的秦毅,心神和意识具陷混沌,一如此时娇弱幼小,在襁褓中惘然无知的他一样。

然而香甜宁静的睡梦,却突然被外界嘈杂的声响惊醒,迷迷糊糊的他,慢慢睁开了那双闪耀着银色光芒的璀璨眸子。

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他,第一眼便看到了一个如天山雪莲般美丽动人的女人。但他的目光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太久,因为这时出现在眼前的美丽女子,并不是那个他所需要的人。

他的视线开始在女人怀抱之外的世界转动,本能的想要找到那个让他感到安逸的臂弯,想要躺在她温暖舒适的怀中安睡,因为只有那里,才是能够让他安享美梦的归处。

随着视线偏转,他终于在人群之中,找到了那个让他莫名欢喜的人影,于是他向她张开了那双粉嫩的小手,开始一如既往的向她索求拥抱很宠溺。

就在他找到那个曾经带给他温暖呵护的身影时,视线尽头的女人也似有所感应,蓦然转过身来看向刚刚醒来的他。只是这一次,她却没有更多的回应。甚至连多余一眼都没有再看,她直接转过身去,慢慢隐入到了人群之中。

在背向着他逐渐远去的女人身边,那个白发如银似雪,有着一双褐色瞳孔的温柔男子慢慢向他走了过来。

但他没有去看那个朝他走来的英俊男子,他的目光依然在寻找那个已经被人群遮住的人影,璀璨的双眼之中,有着说不出的迷惑与痛苦。

男人把娇小的他抱了起来,唇齿轻微启合,似是在向他述说着什么。然而从他喉中倾吐出来的语音,他一声也没有听清,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语,他一句也没有记住,他惘然无措的目光,依旧在寻找着母亲的身影。

渐渐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超越了生灵认知的先天神觉,让他知道自己即将要失去什么。两条清澈澄净的芬芳泉流,开始从双银眸之中不断滑落。

随着两道银泉开始无声涌泣,在碧空如洗的飞来峰上,一场亘古未曾出现过的倾天雨幕,也开始自苍穹之顶汪洋而下。

直到来到眼前的男人将那深沉厚重的嘴唇轻轻烙印在他娇嫩的眉心之上,心碎的他才猛然惊醒过来。这次他不再去寻找那个已经不要他的女人,他开始将目光转到眼前这个能被自己抓住男人身上。

纤弱无骨的小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死死拉住他的衣袖不放,望向他的眼神,也充满了卑微的哀求。他只是一个初来乍到的陌生人,在这个充满危险的未知世界里,他怎么离得开唯一可以让他依靠的他们?

然而现在的他是那样的弱小,即便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又如何能抓住那双斩杀过神灵的巨手?全然不顾他眼神中的泪水与哀求,再次在他额头留下一道重重的痕迹之后,男人便将他放回到了先前抱着他的女人怀里。

他知道他马上就要离开自己,于是努力挣扎着想要从女人的怀里挣脱出来,他使劲伸着出双手向他抓去,想将他挽留下来,亦或是想要让他带上自己一同离开。只要他们不离开自己,只要能栖居在他们的膝下,他愿意跟他们去任何地方。

然而他的小手才伸到一半,就在中途被男人的大手抓住。他的那双大手是那样的温暖,却又是那样的有力,被他抓住的他,根本不能移动分毫。在他的手心之中,出现了一枚神秘古朴的戒指,温柔却坚定地戴到了他娇弱粉嫩的小手上。

“……好好保管这枚钥匙,未来的这个世界,父亲就交给你来照看了……”轻柔的话语还未消失耳畔,然而男人离弃的身影,却已经转向了在远天悬浮着的巨大神艎。

在转身的一刻,踏上征途的他,放下了亲情与眷恋,拾起了与使命,不舍的脚步渐坚如铁,远去的背影,渐挺如山。而在襁褓中无法挽留的他,眼中的依恋浩如烟海,心底的疼痛,更卷似潮涌,附身的悲伤,早已经没有了尽头。

遥望着雨中渐行渐远的模糊背影,他无声的涌泣终于化作了一声声悲痛的哭嚎,而穹顶倾天而下的滂沱雨幕之内,惨烈狂暴的无边风雷,亦在同时轰鸣天地。

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族医院
扬州市妇幼保健院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锦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湖北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