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一票难得

2018-09-15 09:49:33

高岗自从上个世纪末被下属恭敬地称作"高局长"以来,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每一刻都在巴望能"扶正",因为他自己知道,大家背过他都戏称他为"老副高",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他常想:从第三副局长做到副局长,容易吗?熬过了"三副"默默无闻的落实措施阶段,在"二副"岗位上也不显山不露水地让下属领会文件贯彻精神,在"大副"时期可以看局长脸色稍稍叱咤风云,但绝不能运筹帷幄。好不容易等到局长高升,众人的目光聚焦在一把手交椅上,偏偏赶上市委市**下达"局机关人事机制改革的通知",多少年来局里形成的依次递升的惯例,居然在他这儿划上了句号!

这能不让"老副高"憋气吗?

原想春风得意走马上任的高岗,不得不铆足了劲和其他几个提名候选人作公开竞争。竞争倒也顺利,在由市人事处和市委组织部组织的民意测验及民主投票中,高岗确实略占优势,在全局范围内抽样进行的摸底谈话中,口碑也还可以,离登上一把手交椅只差一步之遥。下午,局党委在经历了月余的民主后实行了的集中,党委班子中除了另三名竞争对手没有打点外,包括还在主持工作的局长在内的其他人都基本搞定,老局长还在接受他送去的"送别情谊"时对自己语重心长地说:"改革么,是必要的。但是,在人事方面,就要由人做事了。哈哈,为啥叫人事?人事人事,事在人为嘛。呵呵。"这层意思在书记那里也隐约理解到了,刘书记说:"影响发展的机制是要改革,可是,万事万物的发展规律是不能改变的。组织上考察认为该培养该提拔的,我会投上自己庄严的一票。"两位老领导虽然没有明确的承诺,依然让他吃了颗定心丸似的。

整整一个下午的集中讨论,因为高岗等四人的能力及业绩在伯仲之间,难下定论,就在党委成员投票之后,书记抱着投票箱直接去了市委组织部。大家打着哈哈下楼,各自回家。看完新闻联播,高岗实在等不住了,就给老局长打电话,老局长开口就说:"我给你投了一票。"之后互相说些客套话。他坐回沙发美滋滋地想:书记那一票应当是我,另外,某某和谁谁也会给我投票。心中的算盘珠还在噼啪作响,有人摁门铃了。是参加竞争的现任"三副"造访。他神秘地说:"高局长,你可能没听说吧,二副早在暗中活动拉票,民意测验时就做了手脚。"高岗不动声色地应着:"关键时刻,咱们少说敏感话题,喝两盅。"喝过两盅后,高岗还是绕到了这个敏感话题上:"你说这改革闹的,让并肩作战的同志成了竞争对手。原本一些顺理成章的事也变得复杂化了。"三副连连点头:"那可不是吗。正因为我觉得你是局长的人选,就在你的名字后面打了钩。"高岗点点头,对三副说:"我多年副职中也没做出你的那些成绩来,你才是年轻有为呢。呵呵,我把老早就赏识你的那份情感,化作一道漂亮的钩钩,赠送给了你。"这话让自己觉得脸红,幸亏喝了两盅,三副看不出

三副正在和他沟通得起劲哩,电话响起,是二副。高岗进了卧室,二副谄媚的笑声让他看到一张奉迎主子的脸:"高局长吗,我自知政绩没你突出,就给你投了一票,但愿你上任后,不忘老哥们,可千万别让三副爬在我上面,那家伙素有野心!"高岗压低嗓门应道:"咱俩谁跟谁啊,不论你上我上,还不都一样,得互相提挈照应着。"俨然已经坐在了垂涎已久的交椅上。送走三副后的高岗心情格外高涨,让妻子吃惊的是,好久没有那种新婚的体验了,居然在今夜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境界。

次日中午,高岗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黑着脸把自己摔进了沙发,妻子以为他昨夜辛苦了,就凑近他递过一杯咖啡,他一把打翻在地:"你烦人不?"妻子预感到老公前一阶段的政治活动出现了挫折,就颤着声说:"他们,他们不是都给你投票了吗?"高岗火气冲天:"都是伪君子,一票也难求!"妻子不明白:"谁不给你投票?"高岗恶声恶气地回答:"只有一票,还是老子自己投的!"

吹塑料瓶机
广州YBS拉链
瑞合·西城国际楼盘视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