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芣听盖茨嘚美國汏学泩热衷辍学菿硅谷创业7

2018-10-26 14:03:15

左边为温斯坦,右边为克莱默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在大一结束前,麻省理工学院学生阿里温斯坦(Ari Weinstein)得到了一个奖励金额为10万美元的辍学创业机会。

温斯坦今年20岁,一直沉浸在科技中长大。他在7岁时创建了一个站,在高中时创立了一家软件公司,在进入麻省理工一个星期之后发布了一个iPhone应用。在整个大一,温斯坦既要上课,又要管理他的应用。

由亿万富翁彼得泰尔资助的奖励基金提供的10万美元给了温斯坦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跟朋友合作开一家公司。那是在2014年,温斯坦在整个春天一直纠结着难以下决定,他担心这样休学会太早,害怕让重视教育的爷爷奶奶失望。他的母亲朱迪则担心其他事情。

她说:我想他会错过在大学里锻炼社交能力的机会,这是未成年和成年之间的桥梁。

温斯坦选择了辍学创业。他和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他们不需要大学这座桥梁,他们在未到饮酒合法年龄之前就开始创立公司了。温斯坦跟其他11人一起住在旧金山教堂区的一栋房子里,这11人中有7人放弃了大学追求创业。

大学辍学学生出身的企业家是硅谷神话的主角。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都曾中途退学。

在他们的年代,这些创始人是十分不寻常的。但自从扎克伯格从哈佛辍学的那一年(2005年)以来,事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新一批的大学辍学学生是用着互联和智能长大的。获取技术创新所需的工具变得更容易获得,创办公司的成本已经大幅度下降,筹集资金的途径成倍增加。

盖茨近日就撰文表示,辍学已经成为一种危险的传染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辍学都不是个好主意。 盖茨写道:今年春季,全美有200多万学生做了我从未做到过的事情:他们成功取得了大学文凭。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庆祝的成就。尽管我自己从大学辍学,并幸运地在软件行业取得成功,但是获得学位是更可靠的成功之路。

但是,创业的道路不再孤单。跟温斯坦同住的一脸稚气的企业家中,大部分已经相识多年,他们是通过Facebook小组、Twitter和每周末的巡回比赛编程马拉松认识的。

他们的房子在旧金山教堂区(Mission District)一家素食玉米面卷店上方,他们把这栋房子叫做Misson Control(意为太空航行地面指挥中心)。这里的一起就跟大学宿舍一样,水槽里堆满了脏衣服,共同生活区到处都是空比萨盒子,他们的卧室到处都是乱糟糟的衣服。

在不久之前,辍学开公司被认为是冒风险的事情。但对这一代人来说,这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是有雄心和做事专注的证明。只有很少的大学辍学学生成为富豪,但失败现在通常意味着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或者在大型科技公司找到一份工资为六位数的工作。

Mission Control成员,现年21岁的戴夫方特诺特(Dave Fontenot)说:如果你是年轻的科技公司创始人,你几乎不会遇到风险。方特诺特在大二从密歇根大学辍学,创立了工程师就业平台HackMatch。他说给辍学学生安排工作比给应届毕业生安排工作要容易。

他说:对像我这样的学生来说,一直呆在学校比辍学创业风险更大。

许多科技公司欢迎年轻人才,不要求员工获得大学学位。Facebook和谷歌(微博)等公司为青少年提供实习机会。Facebook去年聘用了一名18岁的实习生担任全职职位。雅虎在2013年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19岁学生尼克达洛伊西奥(Nick DAloisio)开发的自动摘要应用Summly,达洛伊西奥现在是雅虎的产品经理。这个星期,苹果在iTunes商店推荐了20个由20岁以下开发人员编写的应用,称这些新星人才证明了创新和创造能够超越年龄。

目前还没有人统计过辍学创业的学生数量,但是申请泰尔奖励金(Thiel Fellowship )的人数在近几年里增加了两倍多。申请加入着名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人数在过去的两年里翻了一遍倍多,达到数千人。Y Combinator总裁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称他每天都会收到雄心勃勃的大学生或高中生发来的邮件,他们来信询问他们是否可以不上大学。

大学官方对这个趋势表示不赞同。麻省理工学院马丁创业中心(Martin Trust Center for MIT Entrepreneurship)董事总经理威廉奥莱(William Aulet)把鼓励学生辍学的那些人比作诱惑大学运动员转为职业运动员的体育经纪人。

奥莱说:很多人作了不正确的决定,有人称你需要辍学才能成为一名的企业家,但是99.9%的学生应该先在大学完成学业。

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系主任弗兰克芬宁(Frank Pfenning)认为,正规的教育能帮助学生跟上科技的变化,打好基础,而不仅仅是写代码。

温斯坦似乎注定要成为技术神童。他从四岁开始就在家里的电脑上安装软件,十多岁就编写了程序给iPhone越狱。在高中的时候,他合伙创建了一家公司专门开发同步苹果设备间的文档和图片的软件。高中毕业之后,他在一家初创公司工作了一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

他想从MIT退学,但遭到了父母的反对。在入学之后,温斯坦整个大一都在忙于跑遍全国参加大学编程马拉松巡回比赛。

在个学期,他挂了两门课,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管理他的应用和其他项目,很少关心学业。

温斯坦在大学第二学期跟其他三人合作参加了在密歇根大学举办编程马拉松。他们编写了一个让iPhone活动自动化的应用Workflow。这个应用本质上是让用户创建自己的应用。这个应用获得了这次编程马拉松的一等奖。

与此同时,温斯坦和仍在上高中的参赛队友康拉德克莱默申请了泰尔奖励金。泰尔奖励金向年轻人提供两年的资助让他们退学追求其雄心构想,在过去的五年里,已经资助了82人。

PayPal联合创始人和Facebook早期投资者彼得泰尔说:我不认为上大学一定没有好处,但我们的社会似乎总是认为,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大家都要上大学,这正是我们所质疑的。

在2011年和2012年获得泰尔奖励金的43名年轻人中,有26名没有返回学校,继续从事创业或者独立项目。有5人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其中有几名是通过收购进入这些公司的。剩下的12人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

泰尔说这些获奖者创办的公司总共筹得7300万美元,这个记录又吸引了更多的人申请。他说获奖者学到的东西比在大学可能学到的更多。

温斯坦和克莱默在2014年6月搬进了Mission Control。那年夏天,他们跟赢得密歇根大学编程马拉松的其他成员又相聚到了一起。其中的一名成员尼克弗雷(Nick Frey)将要踏入爱荷华州立大学开始大学生活。

Workflow团队在旧金山的市场南(South of Market)小区租了一个顶楼,跟其他两名辍学生扎因沙阿(Zain Shah)和伊山古尔拉加尼(Ishaan Gulrajani)创立的公司共用办公空间。

跟Workflow的创始人一样,沙阿和古尔拉加尼也是编程马拉松巡回赛的明星。沙阿在大二从匹兹堡大学辍学,古尔拉加尼获得了泰尔奖励金,在大一从麻省理工学院辍学。

他们在2013年创立了Watchsend,帮助应用开发人员更多地了解用户使用他们的应用遇到的问题。这家公司财务状况良好,但创始人失去了兴趣。

沙阿和古尔拉加尼后来转向语音识别技术,建立了一个有前景的系统。接着,中国互联巨头百度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详细介绍了类似的方法,而且具有更好的效果。

沙阿说:这件事让我们知道资金雄厚的大公司可以轻松超越我们。我们不能仅仅依靠智商就能获得竞争优势。

Watchsend在当年12月停止运作,他们从共享的小区顶楼搬了出去。沙阿说他不后悔辍学,但是希望他能够对公司的商业计划考虑得更周全。他和古尔拉加尼目前在不同的机器学习初创公司上班。沙阿现在跟6名20多岁的年轻人住在同一栋房子,他说只有一人拥有大学学位。

与此同时,Workflow团队整个夏天都在完善他们的应用。他们希望这个应用能跟新版的iOS系统同时推出。他们在8月向苹果审核AppStore应用的团队提交了该应用。但遗憾的是,Workflow未能在9月17日iOS8推出的时候及时获得通过。

这时候,弗雷已经回到了爱荷华继续完成大学学业。他有考虑过留下来,但他的父母强烈反对,而且他说我害怕成长得太快。

Mission Control部分成员,从左上方数起,为Yana Egorova、Aaron Landy、Marco Chiang、Jeremy Cai、Dave Fontenot和Fouad Matin。

温斯坦和克莱默跟其他10人一起住在Mission Control,其中包括两位姑娘,其中一半人都在21岁以下。除了他们,还有一人也获得了泰尔奖励金。这栋房子本来是奖励金主办方租来给奖励金获得者居住的,初的一些人离开之后,其他年轻企业家也搬了进来。

Mission Control更像是宿舍,而不是联谊会,人们更多关注的是工作,而不是聚会玩乐。Mission Control的居民来自不同背景,有着不同的兴趣,但他们拥有一些共同的特征:早早就获得一些小成功,对教育系统失望,玩世不恭的世界观和健康的自信心。

这些房友通过谷歌日历分享日程安排,在Facebook Messenger进行群组聊天,互相提醒什么时候在那里举行什么活动,比如每周三的红酒和芝士会、每周五的自由式聚会。他们会临时兴起通宵玩狼人之类的角色扮演游戏,但的活动是捣鼓科技。

方特诺特在2013年9月搬进来,他说他在这栋房子里找到了集体归属感,他曾经以为离开大学就会错过这种集体归属感。他说:每当我怀疑自己的时候,我都有房友在身边。

更重要的是,他说他从房友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从在教育初创公司工作的19岁的福阿德马丁(Fouad Matin)那里学到了Web技术;从温斯坦和克莱默那里了解了苹果的iOS软件;从20岁的Jeremy Cai(杰里米蔡)学到了设计技巧。

这种集体归属感也得到了温斯坦的妈妈的赞扬,她认为这里的环境跟大学很相似。她说她的儿子全职追寻他热爱的事业,显得很快乐。

到了2013年10月,Workflow仍然没有获得苹果的通过。温斯坦和克莱默考虑另辟他径。他们向Y Combinator提交了申请,试图追寻知名初创公司的道路,比如房屋租赁站Airbn和存储服务Dropbox。

他们的申请遭到了拒绝。一名Y Combinator合伙人在邮件中说Workflow似乎是一个没有解决任何实际问题的解决方案。这名合伙人还说,他们的问题是太年轻,还不够了解职场真正存在的问题。

克莱默说:这糟透了,那段日子不好过。

几个星期之后,Workflow遇到了转机。这个应用通过了苹果的审核,公司定于12月11日发布这个应用。

这个应用发布之后马上成为了苹果推荐应用。Workflow在苹果商店成为的应用,并保持了一个星期,周下载量就超过了10万。Workflow售2.99美元。

在这个应用上线不久,Y Combinator总裁奥尔特曼邀请温斯坦和克莱默一起吃午饭。他说Y Combinator应该更认真仔细地考虑他们,并提出以个人名义投资Workflow。

Workflow还引起了潜在竞争对手的关注。社交游戏公司Zynga的联合创始人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建议他们跟他创办的一家秘密公司合作。平卡斯告诉他们俩他正在寻找一些斗志旺盛的小伙子来创造一些神奇的东西。平卡斯没有正式发出邀请,但是这个团队再一次选择单干。

在他们的应用获得早期成功之后,温斯坦寻找更多的人手。他开始着手创业中的另一件大事:高价招聘人才。

温斯坦想要聘用曾经为Workflow做过设计的斯坦福大学学生作为暑期实习生。这名学生同样收到了Facebook的实习offer,月薪为6300美元。温斯坦向他开出了同样高的工资。几个星期之后,这名学生说Facebook主动将工资提高到每月8000美元。温斯坦只好屈服。

他又作了一次尝试。他请求弗雷回到旧金山。温斯坦在短信中说:你确定你想继续读完大学?

弗雷同意回来。他不想错过什么。一个月之后,他搬进了这栋房子,睡铺在地板上的床垫,直到另一外一间房空出来。

融创融公馆
绿城明月江南
演讲培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