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超维术士 第173节 史密斯威森熊爪

发布时间:2020-01-18 10:47:52 编辑:笔名

超维术士 第173节 史密斯威森熊爪

娜乌西卡的随身兵器是骑士软剑,平时绑缚在她腰间。安格尔原本也打算制作一把骑士软剑,但他并没有找到软剑的图谱,而且他目前对材料的熟悉程度也不足,熟悉的材料基本都是走硬朗风的。

所以,安格尔并不打算制作骑士软剑,而是准备制作一把近身的武器。

他在3D打印图谱里一页一页的翻找,最终,他选择了一个造型奇特,但易握且杀伤力巨大的武器——

史密斯威森熊爪。

这是一种熊爪型的全齿刀刃,有3个指洞孔,便于携握。它的威力极强,并且在进行伤害时,会产生一种咬合力,一割到底,极其强劲。

安格尔在制作史密斯威森熊爪时,并没有使用锋锐魔纹,而是加入了寒霜魔纹。寒霜魔纹可以让武器附着凝冻效果,被武器划伤的伤口,会出现短时间的僵冷,在战斗时效果拔群。

不过,在制作这把武器的时候,安格尔失败了一次。

在于寒霜魔纹与所选择的地魔血铜有冲突,安格尔研究了一晚上的《材料多合》,最终他改用星冷金与高铜的混合材料,来作为刃面主材。

因为史密斯威森熊爪很小,安格尔在最后冷凝的时候,认真的用美工刀刻画了一番。

不过,他自己的艺术水平十分有限,所以选择的图案是从全息平板里找到,刃柄处是单蝶翼的造型,而刀刃上雕刻的是一簇簇茶花的造型。

等到冷凝法终结时,安格尔的魔力已经近乎枯竭。

安格尔随手将新炼的武器放在桌上,自己则闭上眼进入了冥想中。

等到魔力回复到正常值时,安格尔才揉着有些发酸的手臂,站到实验台前。

在透明的实验台上,一个彷如艺术品的银色金属制品横陈其上。

单蝶翼造型配合簇簇茶花,就像是一个正在采蜜的蝴蝶,看上去不仅精致而且美不胜收。那层层簇簇的茶花,虽然没有颜色,但仿佛有一股冷香,从其中散发。

如果不说这是一把杀人利器,就算是被说成艺术品陈列博物馆,也不为过。

安格尔伸出手指,穿过蝶翼中间的圆孔,将其握在手心。一股沁凉的意味,从手上传遍全身。

安格尔拿着刀刃轻轻在试金石上一划。

3厘米深的刀痕随之出现,并且还附着淡淡霜气。

安格尔拿出纸笔,记载着这次的数据:「……,全长292mm,刃长108mm,重量312g……没有使用魔力,就能造成些许霜寒效果。」

安格尔注入魔力后,又划了一下试金石。

试金石就跟豆腐一眼,切出至少10厘米的刀痕,而且以刀痕为中心,向外开始蔓延着冰霜之气。

“肯定是超凡品质,但具体达到哪一步,这还要看使用者的发挥了。”安格尔看着这把仿佛艺术品一样的武器,自己也很满意。

他的艺术细胞不行,但有地球文化当底蕴,却让这柄学徒用的炼金武器,达到了艺术品的高度。他怎么可能不满意。

安格尔洋洋自得,这把武器送出去,也不丢面子。

就算娜乌西卡有一天用不到了,摆到家里陈列起来,也是艺术品嘛!

……

当天下午,安格尔就揣着史密斯威森熊爪,来到了地穴原野。

一路找到娜乌西卡的家,安格尔敲了敲门。

“请进。”娜乌西卡的声音从里传出。

推开门时,安格尔并无意外的看到满屋的烟雾。娜乌西卡正坐在一个桌子前,记载着什么东西,烟斗被她放在另一边,烟丝被点燃,袅袅烟雾将她笼罩。

被烟雾呛到,安格尔不停的咳嗽起来。

突然,一阵嘲笑声传来。安格尔抬起头看过去,发现屋子里不止娜乌西卡一人,还有一个高大的男子,正倚在墙角,因为烟雾缭绕,安格尔进来后一时还未注意到。

男子拥有灰色的短碎发,穿着羊毛短衫,还有鹿皮裤。他的身边,摆着一把巨大的剑。

男子对安格尔的嘲笑声,安格尔本人还没作出反应,娜乌西卡就横眉斜睨:“艾伯内,关住你的阀门。”

“好好好,我闭嘴。”艾伯内双手投降状:“行了吧。”

男子正是艾伯内,娜乌西卡曾经的手下。

娜乌西卡这才转过头看向安格尔:“原来是安格尔,你怎么到我这儿来了?”

安格尔瞟了一眼艾伯内,这人的存在感很低,除了曾经在云鲸上对他嘴上跑过马外,安格尔倒是不曾注意过他。再加上艾伯内对他的姿态一向摆的很高,安格尔也懒得去理会。

“没什么,过来看你一眼。”安格尔坐到桌子前的板凳上:“上次来,这里还没有桌椅,现在添置了,倒是让这里多了点活人的味道。”

“按你意思,我以前难道是死人?”娜乌西卡放下笔,环抱胸口与安格尔随意聊着。

“我其实想说的是,这里多了一点生活的气息。”安格尔解释道。

娜乌西卡笑了笑,她自然清楚这一点,只是她挺喜欢逗一逗眼前的少年。可惜有时候,安格尔太正经了。

两人又随意聊了些话题,娜乌西卡见安格尔一直不说正题,眼睛微微一眯。

“说了这么久,肚子也饿了。难得安格尔过来一次,不如叫上赛鲁姆,晚上在这里聚聚餐?”娜乌西卡说完,未等安格尔回答:“艾伯内,你能帮我去地穴餐厅叫三份外卖吗?”

艾伯内怎会不清楚,娜乌西卡是要把他支开。他撇撇嘴,背起巨剑出了门。刚出门他就突然愣住了,三份外卖?按照娜乌西卡的话,是她与安格尔以及赛鲁姆聚餐,所以说……他被排除在外了吗?

等到艾伯内远去,娜乌西卡拿起烟斗,一边优雅的吞云吐雾,一边询问道:“说吧,你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我可不信,你是过来找我聊天的。”

安格尔嘿嘿一笑,没有直接说送礼的事,而是打探道:“艾伯内过来干嘛?刚才他一直靠在墙角,不出声我都没注意。”

娜乌西卡耸耸肩:“上次不是叫过你吗,最近这段时间,我与赛鲁姆还有艾伯内,都在任务大厅接任务做。没有贡献点的日子,太难过了。”

听着娜乌西卡这么一提,安格尔才记起上个月他忙着学习炼金术的时候,娜乌西卡和赛鲁姆的确来找过他,说要做任务赚贡献点,但被他拒绝了。

“呃……说起贡献点,我也告急了。”安格尔长叹一声,上次他从戴维那里买了炼金工具后,贡献点就只剩下50点了。

“那你要不要接任务,我们一起?”

安格尔摇头:“暂时不用,还能顶一段时间。等过几天去登塔后,贡献点不就来了。”

“你也要开始登塔了?”

“没错,我准备的差不多了。你现在登到几层了?”

娜乌西卡吐了口烟雾:“我两周没去爬塔了,现在还在第三层。我准备积累一点贡献点,买点魔纹皮卷再去试试。”

说到这,娜乌西卡顺道扬了扬桌面上的纸绢:“同时,我也在学习魔纹学,可惜总是记不住。”

“我记得上次你说,你要靠炼金武器来登塔,你莫非已经制作出来了?”娜乌西卡疑惑道:“我去学习魔纹学的时候,听说炼金术极难学,整个野蛮洞窟只有一个初级炼金术士。”

安格尔摇摇头:“我的还没制作出来。”

娜乌西卡正待鼓励几句。

“但我给你制作了一把炼金武器。”安格尔笑眼眯眯,从怀里掏出一个被白布包裹住的物什:“这是我特意为你制作的,上次多亏你拉住我,否则我肯定都没命了。”

娜乌西卡狐疑的看着安格尔:“你真的学会了炼金术?该不会是在骗我吧?”

安格尔点头:“我现在应该算是初级炼金学徒吧,垫底的那种。”

娜乌西卡默默嘀咕:“难道他们骗我,炼金术其实挺好学的么?”

安格尔将白布推给娜乌西卡,娜乌西卡瞄了一眼:“我救你并没有想过要你回报什么,而且我也有武器了,虽然不入超凡,但用着挺顺手的。”

“但我心里记着啊,反正是一把不值钱的低级炼金武器,就当朋友的心意呗。”安格尔对娜乌西卡眨眨眼:“作为一代炼金大师的开山作,你不拿着吗?说不定等个几十年,它的价值会因为我的身份而水涨船高也说不定哦。”

娜乌西卡放下烟斗,拿过白布包:“好吧,让我来看看安格尔大师的开山作达到什么水平了。”

白布在娜乌西卡的手中,慢慢解开。

当露出内里的银色熊爪刀时,娜乌西卡陡然愣住了。

那是一把造型她前所未见的短兵,威力如何她暂时不知道,但那精美的外形却是让她十分喜爱。

她曾经是权倾整个海域的大海盗,对于艺术品自然不陌生,眼前的短兵绝对能达到艺术品的层级。就算雕刻艺术还达不到名家的地步,但这份将武器与艺术结合的创意却已经有了名家的影子。

“很美。蝴蝶采蜜,花簇烂漫,配上这银光闪闪的短兵,就算威力一般,我也收下了!当收藏品也不错。”娜乌西卡感叹:“没想到安格尔你在雕刻上还有如此成就,或许你不用到30岁,就会晋升名家大师啊!”

安格尔被夸的有些脸红,他不过是抄袭了地球文明的名家大作。

“这把短兵的样式很怪,它叫什么名字?”娜乌西卡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熊爪刀。

当她的手碰到熊爪刀时,一股冰寒瞬间传入她的指尖。娜乌西卡一愣,表情瞬间变化,急切的伸出手指触碰刀刃处。

一滴血落下,然后被冻成了血珠。

她的手指只是轻轻碰到刀刃,就被划开,同时冰寒之气冲入体内。

“这是超凡武器?!”娜乌西卡脸上露出震撼之色。

山西大同大学附属医院怎么样
辽宁省人民医院怎么样
石家庄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柳州正规白癜风医院
运城白癜风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