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重生之花好悦缘 363、妹妹最坏了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4:46 编辑:笔名

重生之花好悦缘 363、妹妹最坏了

窗外起风了,风将教室的百页窗吹的哗哗作响,风透了进来,让整个教室都沁满着桂花的香气,想来是教室图书馆旁边的金桂开花了。

沁人心脾的桂花香气,并没有让高一甲班的气氛安静下来,反而越发热闹。

有些人觉得孟容说得有道理,大家都是同学,闹僵了不好。亦有人觉得齐帅是个惹事精,开学一个月来,每次班里闹事,都有他的份,孟容那么好的人都被他拖累了。

不过也有齐帅粉丝觉得他们家齐帅仗义执言,若在古代肯定是少侠之类的人物。

孟容不愿意出头,这场比试自然就只能不了了之。

这时候陈悦之才抖了下肩膀,上官磊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手,之前心中的一点疙瘩也彻底的消失无踪了。

如果刚才他一搭上肩膀时,陈悦之退让或是不愿意,他一定会伤心不高兴,但是当时,陈悦之丝毫没有,所以说明,他所看到的不过是孟容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罢了,他应该要选择相信阿悦。

齐帅脸上很是不爽,但也不能拿孟容怎么样,心里有些生气,觉得他为朋友两肋c刀,结果朋友却心软烂泥扶不上墙。

上课铃声响了,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坐好。

陈悦之看起来像是在认真上课,其实暗中释放出神识,俯在教室的上空,观察着所有人,尤其是孟容。

她注意到孟容在齐帅的耳边不知道讲了什么,齐帅原本埋怨的神色,立即都消失不见了,全都被愧疚取而代之。

突然陈悦之的神识感觉到一丝尖锐的刺痛,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她闭上眼,仔细去感受了下,成然发现孟容的头顶上盘坐着一个微型小人,而且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

她的身体很淡,很透明。几乎快要看不见。

她见陈悦之的神识探过来,立即张口就打算再咬,幸亏神识缩得快,要不然被她咬一口。陈悦之要受伤。

中年妇人相貌十分美艳,她端坐在孟容的头顶上面,身体时隐时现,冷哼一声道:“不管你是谁,最好不要打我儿子的主意。更别想伤害他,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就算拼得魂飞魄散,我也要拿你当垫背。”

陈悦之也在心里冷冷的说道:“只要你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才懒得多管闲事。”

“那是最好。”中年妇人说罢,便化作一缕白烟,重新缩进了孟容的身体里面。

陈悦之表面镇定,心里却是惊疑的很,孟容看起来很正常,并不像有疾病的样子。为何身上会跟着一个游魂?

她百思不得其解,也只能撂开手去,反正只要这只鬼不伤天害理,她就不会多管闲事。

一天很快过去,快要到傍晚的时候,天上乌云翻滚着,风也变大,好像要把人吹跑似的,有些女生穿着长裙,那风就把裙子卷的老高。害的女生不得不双手压住裙角,弯着腰走路。

陈悦之和上官磊跑到乙班的门口,正好看见两个哥哥和姐姐背着书包走了出来,而大雨也同时从天空降落。噼里啪啦,阻挡了所有同学回家的路。

亦有那不怕淋雨的,直接用书包顶在头上,就冲了进去,不过还是小看了雨势,不到几分钟。就浑身湿透了。

其实陈悦之等人也是有办法,不打伞而不淋雨的,那就是用灵气撑开一道护罩即可。

只是这毕竟是在校园里,若是大家发现,他们行走的地方没有雨,一定会觉得古怪的,还是低调一点好,这样的大雨一般在夏日多些,秋日里倒是少见,想必会来得快,也去得快的。

“那我们就等会再走吧。”姐妹两个靠在走廊里,陈悦之小声问着大姐,今天上课的情况,比如老师有没有认真教,有没有哪里听不懂等等。

陈慧之腼腆的笑道:“幸亏我昨晚在家事先预习了,要不然今天还真有可能跟不上呢,老师讲的太快了,而且只是挑着要点讲了些,和初中的时候老师面面俱到的讲解,完全不同。”

“嗯,所以说学习的好坏,其实关键也在方法上面,课前预习,课后复习,说来简单,真正去做了,就会受益。等回家后,你把哪里还有不懂的再跟我说说,我给你再讲讲,你再多做几道题复习巩固下,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好。”陈慧之是唯小妹命是从的。

陈悦之说完话,就朝着走廊前后打量了下,这眼神一溜,就瞧见齐帅和孟容正在拉扯,不知道说些什么。

孟容手里拿着一把好大的黑色帆布雨伞,对着齐帅不知道说了什么,让他先走,齐帅满脸不赞同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拗不过他,先走了。

紧跟着孟容就拿着伞,朝着陈悦之的方向走过来。

因为这一带走廊上很多同学在等雨停,所以陈悦之也没有认为,他一定是找自己的。

“陈悦之,上午的事情很抱歉。”孟容才一说话,脸又红了起来,声音有些小小的,但眼神却是十分清澈,和那个给上官磊挖坑的家伙,判若两人。

上官磊走过来,将陈悦之拉到自己身后,痞笑道:“孟容,你做错了什么,要来道歉?”

孟容薄而性感的嘴唇紧抿着:“反正我很抱歉,还有,假如以后,我对你们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还请你们直接无视就好了,拜托!”

说完,他竟是朝着陈悦之深深鞠躬!

陈悦之自然不会受他的礼,只觉得他好奇怪,莫名其妙跑来道什么歉?

“这雨看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停,要不然我送你们去公交车站吧?我这伞大,一次可以遮三个人,你们一共就五个人,我来回走几趟也就够了。”孟容有些小心翼翼,语气略带着点讨好的说道。

陈悦之摇摇头,想到孟容身上那只女鬼的事情,还是拒绝了。

“陈悦之,你是什么意思。我已经低声下气的道歉了,你还要如何?不要给脸不要脸!”孟容的脸孔突然扭曲了下,语气也变得尖厉害起来。

上官磊一怔,随即就不高兴的说道:“没有人来让你道歉。你自己跑过来招骂,怪得了谁,滚开,这里不欢迎你。”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们千万不要生气。”孟容额头有细汗渗出来,嘴唇也变得苍白,眼里有着浓郁的哀求。

他见陈悦之很防备,而上官磊也满是敌意,默默的叹了口气,突然就把伞往陈悦之的手里一送,然后他自己则跑向了雨里,临了,还能听见雨里传来的那三个字:“对不起!”

陈明之不知道上午的事情。便古怪的问道:“这人谁呀,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一会耀武扬威,一会又胆小如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人格分裂呢。”

陈悦之像是猛然惊醒了一样,突然拉着陈明之的衣袖问道:“二哥,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说这个男生,一会这样一会那样,好像有神经病的样子。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陈悦之的神色有些严肃起来。

大家都朝着她看过来,她只是轻轻摇头,说回家再说。

恰在这时候马立忠和陈维各打一把伞。匆匆走进了校园里,看见他们在这儿,赶紧跑了过来。

“爸,你怎么来了?”

“我和小马来市里送货,正好遇上大雨,我想着你们回家肯定不方便。就一起过来接了。”陈维先是递了把伞给明之礼之兄弟俩,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罩在小女儿的身上,又弓着身子,将伞全都罩在小女儿的头顶,一步步往学校外面的车子旁边移动。

陈慧之的肩膀上也披着马立忠的衣服,马立忠将她护在自己的伞下,丝毫没有管自己的后背都被雨打湿了。

今年中考之前,马立忠已经跟陈维和李清霞开了口,两个人也觉得小马是个实在人,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最关键是女儿自己喜欢。

两家初步订了亲事,现在陈慧之是马立忠的未婚妻,他可以正大光明的关心她,和她约会了。

等上了车子,陈悦之才发现爸爸的身上,除了头发,其它地方全都湿光了,心里很是感动,涨的满满的温暖。

幸好车上备有毛毯和热水,陈维和马立忠赶紧把湿衣服脱下来,喝了口热水,将毛毯披上了。

其实他们不冷,但是看着亲人关切的眼神,还是乖乖的喝了热水,披上毛毯。

今天来接他们的是货车,和前面司机的地方是隔开的,但陈悦之并没有放松警惕,还是在几个人的周围布置了一道隐声微型阵法,这才说起了孟容的事。

“什么,孟容的身体里住着一只女鬼?”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喊出来。

陈悦之严肃的点点头:“那女鬼看起来很凶悍,而且自称是孟容的妈妈,话里话外,竟像是要保护他的样子。原本我也不明白今天是怎么回事,这个孟容,一会像个老实男,一会又像个心机男,但是刚才二哥突然说了句话,我再联系那只女鬼的存在,大体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陈维深思了下说道:“阿悦你是觉得,这个男生的脾性多变,是受他体内那只鬼的影响?”

“我只是这样猜测,假如从一个母亲的角度出发,儿子太过老实善良,是不是很容易被人欺负呢。她死了又不放心,便只能这样跟着她。只是不知道,她是否明白,孟容是活生生的人,她这样寄住在儿子身体里面,就算不是故意的,也会慢慢一点点消耗孟容的精气神,让他的身体变得衰弱起来,甚至生病。她原是好心,想要帮助儿子,如果到最后,发现自己才是害死儿子的最魁祸首,她会如何呢?”

上官磊也细细的回味着上午的事情,孟容开始时的温和,半中间好像画风突变一样,又变得犀利起来,还有刚才送伞的事情,若闭上眼,都会感觉像变了个人似的。

只是这毕竟只是猜测。

“那小妹,我们要告诉他吗?身上住着一只鬼,怎么感觉有点y森森的呢。”陈慧之下意识的抱住了妹妹的手臂,小脸儿也吓的煞白煞白的。

陈悦之想了想摇头:“孟容刚才一直跟我们道歉,若他不知道的话,应该不会这样反应剧烈,所以我想,他应该是知道的。反正这只女鬼目前为止,还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随意c手的好。”

“没错,也许人家也有人家的苦衷,我们冒冒然出手,能不能帮到他们是两说,万一好心办了坏事,岂不是引火烧身。”陈维也同意女儿的观点。

既然知道孟容的性格突变原因了,大家也就不再议论此事,陈维和马立忠则是关心起他们上课的事,还问学校的老师和善不,有没有人欺负他们等等。

陈明之得意的举起拳头吹了吹:“想欺负我们几个的人还没出生呢。”

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说完闲话,陈悦之便询问起大家最近练功的进展,当听说上官磊和马立忠都已经感应到气,已经引气入体了,只要再努力几天,就能到炼气一层,她也很开心。

突然陈悦之想起什么,拿出两件湿掉的衣服,对着陈明之说道:“二哥,来点火烤烤衣服吧,总不能让爸爸和姐夫,披着毛毯回家吧?”

陈维现在毕竟也是酥饼作坊的董事长,在职工面前的形象还是要注意的。

陈明之有些不好意思,小妹检测出他是火木双灵根属性的,只是他偏爱木属性功法,于火属性功法上面努力不够,目前为止,也就只能释放出手指粗细的火苗。

这想把几件衣服烤干,估计得花点时间。

陈礼之细心的拿出一根铁杆子,将衣服穿在上面,然后让陈明之拿着小火慢慢烤。

陈明之苦*了,大家都在说笑逗乐,只有他手指举着,看着那一点点小火苗,慢慢的烤着衣服。

“二哥,让你偷懒,你的属性中本以火居上,你却偏不炼,要是跟上官磊每天早晚都去老鹰涧练功,不说火龙,至于一小片火团是没问题了,你说你这么细的火苗,除了引引灶里的柴火外,还能干啥呀。”

呜呜,小妹你不厚道,人家本来就有些羞愧了,你还非点明了说,以后都不理你了,呜呜。未完待续。

山西省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职工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省旺苍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治疗白癜风医院南阳哪好
湛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