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极品百鬼图 第二十九章 家族(五)

发布时间:2020-01-18 15:28:41 编辑:笔名

极品百鬼图 第二十九章 家族(五)

那个叫彭远的低吟起他那可能他都不懂意思的祭文起来,那个林矮子一边看着地图,一边把爷爷身上的花纹画了下来,其他人把背篓里的那种叶子植物拿出来放到一个盆子里面揉.搓,直到叶子全部碎了为此。

十几分钟过去了,林矮子把画画好了连忙把画好的画放到一旁晾起来,“封棺”二叔公见画好了就张罗到,这时其他人就把棺材的边框上抹上那种碎叶子汁水,直到把所有边框抹好以后,就小心翼翼的把玉棺的盖子抬上去,这时候其他人把那猪啊,羊啊,牛啊,抬到那水池边去,做好祭祀前的准备。

水池里的家伙感受到了祭品散发的香味,那金属摩擦声更是激动了,水面翻滚的更频繁。“准备刀,快点”二叔公站在池边指挥到,紧接着便是三叔拿出一把杀猪刀,刀身有半米长磨得相当锋利,杀人也好杀猪也好一刀就可以搞定。

三叔有点微胖,但是相当灵活,他旁边的人都准备了装血的盆子,只见三叔一刀刺向猪脖子,一拉就割断喉管,血立刻飞溅出来,猪还来不及惨叫就已经牺牲了。旁边端盆的马上就去把猪血接到盆子里面,三叔则手起刀落的很快就把另外两头给送上了西天。

他们吧盆子里的猪血端到玉棺旁边,把还冒着热气的血倒在了棺材上,接着又是一盆,直到空气里全是血腥味,棺材上也全是血为止。我在一边完全看的是云里雾里的,根本就不明白这些乱七八糟的仪式是想表达什么还是在预示着什么。

“把东西丢进去”二叔公指了指地上的动物尸体,这时来了两个身强力壮的汉子一人抓着两只猪脚便把死猪丢到了水池子里,死猪还残留的血液在水中扩散水一圈圈变红,接着剩下的两具动物尸体也被丢进来了,水面突然冒出一个黑影又迅速沉入水底,从黑影的体积来看个头不小,就这样冒出来又沉下去数次以后在确定没有危险以后,金属的摩擦声终于安静了,四个黑影子冒了出来。

这时我才看清楚是四只几米长身体长的也较为肥硕,体型大而呈纺锤状,皮肤光滑外观呈褐至暗灰色,腹部颜色较背部来得浅,体表毛发稀疏。颈部短,前肢短、呈鳍状,末端略圆而缺乏趾甲。乳。房一对,分别位于位于前肢基部处下面不远处就连着那种链子好像深入体内,尾巴向鱼尾一样的畸形美人鱼,长的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这是儒艮吧,应该是海生哺乳动物偶尔才会进入淡水流域,主要分布于西太平洋与印度洋海岸,特别是有丰富海草生长的地区。多在距海岸20米左右的海草丛中出没,儒艮摄食海床底部生长的植物,不要告诉我它们改口吃荤了,而且还在这里安家乐户了”说这话是那个画画的林矮子,他说这话时脸上写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

“你都知道吃肉你还不许这怪物吃了,一看它长相我还以为会吃人的”那个背背篓的说道,脸上还有一丝害怕的表情。“喊你多看点书你还不信”林矮子笑道打趣他“文化高的,文化低的先把这边忙完,你们慢慢聊哈”彭远把满是血的盆放到了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二叔公,那两人马上明白过去帮忙。

听了他的话我也很惊讶,可是看见大水池里四个长的虽丑但还算温和的家伙们以其大的吻来摄食,看见那些突浮突沉的尸体我相信它们是真的变种了,现在是荤素不论有吃的就行,难道在彭家它们被虐待了。

水池里的家伙现在才不管我们的目光,欢快的进着食。他们也顾不上看开始忙着下葬的最后工序,收拾完那些乱七八糟的杂事之后,然后再棺材前方点上了蜡烛,是一对缩小版的百鬼图黑蜡烛,然后见那个画画的把刚才那张晾干的画铺开,有两个人拿着印到了棺材盖子上,血迹还未干透,放好以后用手把纸张在棺材盖子上压一遍,像是想把什么印在纸上。

把所有的地方都抹一遍以后,两人把纸张拿了起来立起来一看,我都吸了一口凉气,上面是一副地图,血染的的红的是地形,黑色的线是山脉,因为玉棺雕刻的缘故,一条条弯弯的空白处是河流,这是一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图,唯一有区别的这上面的真龙穴处标注一个墓的地理位置。

他们见印好了便把画收了起来,“来。准备抬棺”二叔公见印好了就招呼其他人来抬棺材,刚才的那九个抬棺材就站了过去把棺材抬起来,“老七,看里面吃完没有”那个背背篓的连忙跑到池边一看“差不多了,来抬过来”他一边说一边招着手“没问题了”他这声是冲着二叔公喊得,二叔公点了点头。

九个人抬着棺材往水池走去,到了池边他们都蹲了下来,费了好大的力气吧棺材放进了水池子,这棺材在水面上浮了起来,九个人放好了以后退回了原处,看着那对小蜡烛燃玩了以后,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九个响头,这时彭小瓦站了起来,他走到水池边,他身后的人都跪着移动到水池边排列好。

彭小瓦摸出了一把匕首,在手背上划了一刀,他身体的血液里面含有幻玉环的指令,所以当血水一滴进池里时,那四只儒艮像听话的乖乖宝宝一样,都去用似鳍的前肢抱住棺材,血液越滴越多,那四个大家伙像是在等待彭小瓦的命令。

“走”彭小瓦轻喝了一声,四只儒艮开始慢慢的往下沉,最后只能看见一块红色的影子消失在了水中,“它们会顺着地下水送他去他的墓地,现在已经子时了快点收拾一下东西回去睡觉”二叔公指挥着来送葬的队伍收拾东西,然后开始往回走,我动了动僵硬的身体,伸了一个懒腰。

我从桃林中走出来时,送葬的队伍已经消失在了眼前,我锤了锤有点微痛的腰,等着彭小瓦来接我。

我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下那水池,里面还残留着一些没有吃完的尸体残渣,因为水与地下水相连所有没有看到淡红的血水,到不至于太恶心。我回想了一下那个所谓的遗嘱,说的还真是欲言又止的,那个人是谁,今年贵庚关键在是男人还是女人这个问题上也没有做出明确说明,光说他会找来,可外面的花花世界诱惑太大,谁没事愿意到这深山老林里来掏坟。

我不敢到处乱走,虽说是我不怕毒但也不证明我可以斗过那些变异的物种,还有那些来自封建迷信的东西。我想起爷爷笔记里的那句他是彭家的人也可以说他不是人,这意思是说就他一个不是人还是整个彭家不是人。

我陷入有始以来最挣扎的矛盾,彭家是神秘的,神秘到养的宠物都是让人心惊胆战的,神秘到一些行为比如说这葬礼都骇人听闻了,神秘到不光宠物变异连人也是变异的,还有那些不着调的祖上留下来的话,那些怪异的行为举止,难道真的是彭家整个家族都不是人,我一直以为彭家是与众不同的,在大山深处有着独特的宗教信仰虽然和别人是有点差异,但还不至于不是人的境界,对于不是人的这个答案我笑了笑。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皮肤光滑,会生病会流血不是人是假的,看来有人觉得我们太无聊找点事来让我们动脑筋了,不过也是不然,遗言里不会说彭家没有发生相当大的事不可商定开启天机,这边当家人死亡,那边就跳出些怪鸟出来,看来为了打开天机他还真是下足了功夫了,看来彭家的事还没有完。

彭小瓦来时我正坐在水池边想这个问题“是人和不是人对你真的那么重要”他问道“我只是在想那个人想玩什么游戏,他明知道我们两个在找他的证据,他干脆就让我们两个凑到一起,我们两个的智商让他觉得生活的一点都不刺激了吗?”我回答完彭小瓦的话时忍不住叹了口气。

“字迹是爷爷的,语气也是爷爷的那种,连本子都是你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他也坐到我旁边而我的思维一片混乱“走吧,不早了你不是也看出来了,我倒是很期待他的下一计划”我是真的头很晕不愿意再去想那些伤脑细胞的事,“有你这个对手真痛苦,定是不会去理会那种一查线索就断了的破绽”他边说边起身,“你去查过了”我也起身问着他,他不回答起步往回走“让子弹先飞一会儿吧”我明了到他的意思跟到他身边说道。

“他认为我们会去查,我们就去吧不要伤了别人的脸,他也这么累的尊重一下对手”彭小瓦听完笑着回答我。

第二天一早起床就听到外面很混乱我赶快换好衣服冲了出去“死人了,死人了”三叔的女儿云蔓见到我的第一句就是这话表情也很惊恐“云蔓谁死了”我连忙问道当听到有人死了我心咯噔一下,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他了,本以为又是些什么怪异物种,原来不是。

“是外院的今早发现被挂在树枝上了,你不要去看太恐怖了”云蔓见我要往外院走连忙拉住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好奇,我去看一眼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我就不害怕了”我边说边拉住云蔓往外院走“我不去,颜儿后悔了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连忙挣脱开我脸上都还有后怕的表情。

我看了她一眼快步往外院走去,在彭家大院的偏远处围着许多人我快步冲了过去,我就看见彭小瓦他们已经把一具尸体抬下来了,树上还挂着两具,其中一具背对着我我很清楚的看清了另一具,那是六爷爷的家的媳妇她蓬头散发的,两个眼球没有了嘴张的很大像是想呼喊,可能是瞬间毙命的所以没有喊出来,身上衣服还残留着一些衣服碎片,整个胸部都露在了外面,下身穿的花裤衩上也全是血,我被我看到的场景惊呆了。

她的肚子里面内脏都被掏空了,露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一根手腕粗的树枝直接从背上从肚子里面穿了出来,两只手紧握垂在了身体两边。我没有勇气绕过去看树上的另一具尸体,就把目光放到彭小瓦抬着的那一具上他们已经用白布遮住了,我不知道白布下的是谁但是我知道他们拥有同一种死状同样的凄惨。

不出一会儿三具尸体都被蒙上白布排成一列,可能彭小瓦也注意到了六爷爷媳妇的手是握着的,他把送给她掰开,我听他们那里传来了吸气声,定睛一看是鸟毛,是那种人身鸟面的家伙干的,真的是他下到手。

“都回去抄家伙这些怪鸟的老巢离这不会超过三十公里,它们白天不敢出来都进山去找,找到以后放信号弹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全部消灭掉走时留下一批人保护家里面的人”彭小瓦眼神犀利的说道“馨姑姑让女人们都带上干粮这些,还有老人也留下,去五里外的岩洞里躲躲,万一我们没有在晚上回来这里就不安全”

眼前的尸体被抬走了,悲伤地也好害怕的也好都去执行彭小瓦的命令去了,只有我一个人慢慢的往回走,我不知道是和彭小瓦一起进山,还是留下来去五里外岩洞,我是该继续隐藏我那还勉强实力还是不管不顾的去帮彭小瓦,毕竟我身上有净世珠万一他们遇到什么毒物我也好帮忙。

“你是怎么打算的”彭小瓦折了回来见我犹豫不决的就问我“彭家大少爷你说他既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又弄了个遗嘱里说我会帮着找钥匙的,就证明我的那还看得过眼的身手他已经知道了,我没有隐藏的意义了是不”我想了想对彭小瓦说道。

“其实来找你就是要你帮忙,还怕你会推三阻四的,看来你还蛮看的开的,不过净世珠的事不要有一丝暴露,我怕他会迫不及待拿到夏家的那把钥匙”彭小瓦小声的叮嘱道“不会”我很肯定的告诉他“没有夏家的血液,净世珠就只是天机的钥匙,他要开启天机必然会找其他钥匙,这条路上难免会遇到毒虫毒物什么的,至少他会让我活到找到全部钥匙后。”我看到彭小瓦脸上得逞的笑意我明白过来,这娃还真是腹黑。

原来刚才几句对话都是中了他的圈套了,他不就是想我不要隐藏了,看来我还是自做聪明了,彭小瓦用他那胜利的语气说道“出发”

钦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冀中能源邢矿集团总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宁波治白癜风医院
宁夏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