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请在我忘记你之前回来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9:35 编辑:笔名
一整个夏天都处于极度萎靡的状态,学习成绩一塌糊涂,期末考试随便挂上几科,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完蛋的。我就是这样歪着脑袋手插裤兜在校园里晃来晃去把我的时光我的青春消耗掉的,不知道我老了会不会怀念这样肆无忌惮地消耗青春的颓败的大学生活。
我向家里汇报情况都是本着报喜不报忧的原则,所以每次听到老妈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教育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注意身体”之类的话时我都觉得后背发凉阴风阵阵特别心虚。我不是没有担心过拿不到毕业证,只是我觉得那种倒霉的事应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毕竟我这人别的不好,运气不差。每次我这样安慰自己时,洛溪总是特别不屑地挖苦我:你就靠着那点运气拿到毕业证找到好工然后靠那点运气结婚生子再靠那点运气风风光光地死去吧你。
洛溪是在各方面都很强的全能天才,平时不看书上课睡大觉他也可以很轻松地考九十几分,没有专业老师教他也可以唰唰地像烤土豆一样在电脑上设计出各种让人匪夷所思的玩意儿,英语讲的和国语一样好。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上帝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我想将说这句话的人鞭尸。
我狠狠地看了一眼天才洛溪心平气和地丢下一句“看见王八蛋我就想到了你。”就用手捂着严重缺氧的胃冲出了教室。我又不是傻瓜岂有留在那里继续受辱的道理?一想到洛溪在教室里抓狂的样子,我就特别舒服。看来我还没有笨到无可救药。
这个周末我妈要来看我,以及我的男友。主要是后者。我急得要死。生和死是哈姆雷特的问题,现在是我的问题。并不是我的男友有多差,而是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友。当初我来上大学时我老妈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要找个男友给她看看,我信誓旦旦地说没问题。我妈要是看到我学习爱情都没收获没有活活气死才怪。我决定去找洛溪帮忙。
外面的雨就像少女脸上的青春痘一样怎么也停不下来。
我将洛溪想要又买不到而我又刚好有一套的限量版小说送给了洛溪,特别潇洒地说:“呐,给你啦。”心里像割了一块肉一样舍不得。洛溪特别感动,抱着小说狂亲了一会儿他我着我的手说:“堇言,以后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你都会帮我是不是?”“我都会在精神上支持你。”“……”如果思想可以杀人的话我洛溪现在必定血溅当场。但是我又不敢得罪他只好在心里说几遍我是淑女,然后脸笑得像花一样特别谄媚,“洛溪,你今天真帅。”“洛溪,你是我见过的有风度的男人。”“……洛溪,如果你有女朋友的话一定是我们学校漂亮的女生。”在我第11次夸他的时候,他再也受不了了。他上下左右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说吧,有什么事是要求我的。一听到洛溪这样说我立马松了下来,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拍了拍胸口说,早说嘛,我也不用演得那么费力了。
在我将请他假扮我几天男友的想法跟他说了之后,他打死也不干。理由是假扮我的男友比死了还难受。我相当地受打击,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女的,也要面子啊。我歇斯底里地指着洛溪吼:你以后要敢找我帮忙我灭了你。但是我很有风度地没有把限量版小说要回来。心里特别郁闷,我心爱的小说搭进去了不说还演了半天的戏,结果我妈那关还是过不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我的舍友看着我绿得发亮的脸特别开心地问我:谁惹你啦?我吼了一句去你丫的就蒙头大睡。对于这帮幸灾乐祸的女人,我真的不想再说什么。
星期五放学后,洛溪坐到我旁边问我:还需不需要我帮忙?
是你自愿的主动的要帮我的,不是我求你。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是就是。
是是。洛溪勾勾手指说,记得欠一个人情。
……好。
我和洛溪很负责地练习了几遍,尽量做到自然、和谐。但是晚上的时候我妈打电话来告诉我她不能来了。听着我妈在那头吐沫横飞地讲着不能来的理由,我气得啪的一下把电话挂了,不来就不要吓我,以后我有了心脏病十有八九是我妈吓的。洛溪乐了,说:没想到我们俩还有相同的地方——拥有同样说话不算话的老妈。我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但终还是算了。我妈确实说话不算数,太不给我面子了。
我和洛溪就像两个不长进的混混一样把我们的19岁混光。没事就去逛那条我们逛了不下三百遍的小小的街道。洛溪并不喜欢逛街,是我拉着他逛的。每次他都很不情愿但每次都去了。而且每次都牺牲得特别彻底,每次逛街我都会大购物,喜欢的不太喜欢的我都会买,或者是女人很私密的东西。洛溪就是我很好的哥们儿,我们之间根本就不会有不好意思的事儿。而洛溪很自然地成了免费搬运工,当然每次都是我用暴力解决的,让他资源当搬运工比登天还难。每次看到他汗淋淋的样子,我都会觉得他特别可爱,末了地上一瓶可乐,说:没想到你还挺适合当搬运工的啊。他说是我害了他,现在每次想到那条街就想吐。
记忆深的是有一次是洛溪帮我提卫生棉和其他一大堆东西过学校门口的那条公路时差点被车撞死。害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当时我吓得差点晕过去。洛溪回过神来就拍拍胸口,然后特别慌张地帮我擦眼泪,说:堇言你别哭,你别哭啊,我这不还没事儿啊?我承认,那一分钟,我有一点点的感动。我特别煽情地说,要是你不在了,你叫我怎么办?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句话实在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就擦擦泪说:你死了就再也没有第二个免费搬运工了。洛溪骂我太黑心了。
我和洛溪这种长期的哥们儿关系让我的很多同学都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对我说:堇言,你和洛溪真的只是哥们儿?我说是啊。然后他们就说洛溪是难得的好男孩,喜欢就去追吧,现在挺流行女孩子追男孩的。对于这帮不思进取的人,我不想再多说什么。我只能说我的眼光还没有低级到这种地步。当然,我不是说洛溪不好,相反洛溪好到没话说,只是不适合做恋人,做哥们儿还是很不错的。我觉得一定要一个各方面都很优异的女孩才配得上洛溪。我以前就很认真地和洛溪说过:你谈恋爱的话一定先要把那个女孩子带回来给我看看。搞得就像我是他妈似的。洛溪没心没肺地说没问题。我看了看洛溪,心想洛溪的女朋友一定不能太精太霸道,否则洛溪那么笨一定会被欺负死掉的,而且一定要会说笑话,不然洛溪会闷死。然后我很惊奇地发现我给洛溪的女朋友定的标准比古代选秀女的标准还有高。可是洛溪又不是皇上所以肯定没几个人符合这个标准。
洛溪是个不太容易快乐的人。他不开心的时候会躺在学校后面的草地上,看着那个烈日可以一两个时辰一句话不说。而这个时候我会很安静的在旁边陪他不说话。我总是在想,像洛溪这样出色的人怎么会有不快乐的时候呢?
我告诉我的死党理路洛溪并不像别人想的那么快乐的时候,理路笑了,她说怎么可能,这和周杰伦去代替刘翔夺长跑一样可笑。我没有再说话,我没有告诉她,洛溪有时候会一句话不说,有时候说得很开心,却会一瞬间安静下来。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说了也没人信。
大一上学期的时候。我成绩差,是那种连期末考试都有可能过不了的那种。我自己倒是不太担心,倒是洛溪比我还着急。给我狂补物理啊化学啊英语什么的。但是我从来不把学习当回事儿,所以数学课本上的勾股定理啊方程式啊英语课本上的what啊that啊就很潇洒地和我背道而驰。这样导致的直接结果是挂科,而终结果是拿不到毕业证,糟糕的结果是我被我妈灭了,并且几率还很大。我想我从考场里出来时应该可以笑着对别人说我在做下一次补考的准备,而洛溪肯定会很怀疑很认真地对我说:别开玩笑,下一次你就过得了?在洛溪将一道全班同学都会做的物理题给我讲了6遍后,看着一脸茫然的我,他终于醒悟过来:堇言不是普通人。然后他痛心疾首地教育我:你再这种下去的话怎么死都不知道。
我靠着国家的高科技……产品过掉,还得了个A。洛溪将他的答案一字不漏地发到我的手机里。直到现在我都想象不出洛溪坐在那里边看监考老师边发答案的样子。期末考试之前洛溪说不会发答案给我,不过我倒是不担心,我知道洛溪一定会发给我的。事实证明洛溪是个很够义气的好哥们儿。
期末考试后我又过回了那种颓败的生活,天塌下来与我无关。对于我的生活状态,洛溪只有一句话:朽木不可雕。我觉得他点评得很对,言简意赅。
假期是回家还是留在学校里找点兼职做做,是个问题。
喂,堇言同学,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托着下巴两眼望着天空一副思考者的样子,我这不在考虑嘛。
哦,我不回家了。洛溪特别潇洒地说,我去西藏旅游。
我跳起来问真的假的?
我知道我永远都不可能像洛溪那样洒脱地走,总是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可以牵绊住我。
放假后洛溪去了他的西藏。而我,回了我的家。我对着电话讲我在家里的无聊,洛溪眉飞色舞地讲西藏的美西藏秀气。我在电话这头可以想象洛溪在西藏的蓝天下笑得很明亮很干净的样子。
我想,等我把钱存够了,我一定要去西藏。像洛溪一样,什么也不带。我会对着西藏的蓝天喊,西藏西藏我来了。我会用相机对准西藏的每一个我认为好看的东西,然后将它们拿给我的同学看。我要告诉他们,我真的到了西藏。
洛溪会在半夜里打电话给我,只为了告诉我西藏的雪莲花开得很好看,西藏的格桑花真是与众不同。我也在这边握着电话听他吐沫横飞地讲。因为我也睡不着。
快要开学的时候,理路告诉我高血压的人不能去西藏。当时我的牛奶尽数泼在了那本刚买不久的新书上。我记得洛溪是高血压。然后我拨通了洛溪的电话,我听到那头有风的声音。洛溪说:堇言,我想我找到了我的真命天女,你知道吗,西藏……下面的话,我没有再听下去,我拿着手机的手陡然地垂了下去。过了很久,我重新拿起手机,说:洛溪,你再不回来的话,我想,你真的见不到我了呢。我听到洛溪很着急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叫我不要胡思乱想他马上回来。
第二天,洛溪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只是他的身后还有那个美丽的西藏姑娘。
洛溪气急败坏地抓着我的肩膀问我,堇言,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说我不会来就真的永远见不到你了?是不是生病了?
我很好。
洛溪将我搂在怀里,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在我和她之间,你选一个吧,因为我没有办法,再将你当做我的哥们儿。我指着他身后的西藏姑娘说。
……你说什么?洛溪怔怔的望着我。
然后我看到洛溪眼里像黑色的潮水一样的忧伤。他缓缓地蹲下去,然后他的眼里掉了下来,像个无助的孩子。
我和洛溪的关系变得很微妙,我们的话渐渐少了,再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无所畏惧的笑。
终于有一天,我们再无话可讲。擦肩而过的瞬间,我看到洛溪的睫毛上覆盖着数不尽的忧伤。
从高中到现在,我在洛溪身边整整四年,见证了他的悲伤和快乐,是否太多了?然后又在一个瞬间分开。就像在梦里,迅速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四个月后,洛溪一个人去了伦敦。我从来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可以让洛溪停留下来。
半夜,洛溪打电话来,我听到洛溪旁边有很多吵杂的声音。我紧紧地握着电话,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洛溪说,堇言,快要期末考试了,你要好好看,不要挂了。然后我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我想洛溪会不会一个人看日出日落,会不会一个人站在陌生的城市看着风洞穿一堵一堵高大的墙,会不会像以前一样不开心也不说。我说,洛溪,我一定会挂科的。然后我就哭了,我说,洛溪,你快点回来好不好?因为我觉得我就快要忘记你了……
堇言,我会在你忘记我之前回去。

共 44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整整四年见证了他的悲伤和快乐,是否太多?又在一个瞬间分开,就像在梦里,迅速得让人反应不过来。相爱中的两人,当终于有一天再无话可讲的时候,在擦肩而过的瞬间,是否都会被数不尽的忧伤覆盖?请在我忘记你之前回来,亦深情缱绻,更无奈而哀伤。【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9-26 19:26: 6 小说文笔深情缠绵,读之触动心弦。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联系QQ:1071086492小孩老是流鼻血
小孩中暑怎么办
便利妥纸尿裤价格是多少
儿童流鼻血怎么处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