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北京老旧胡同地下被掏空下藏700平米停车场

2018-02-08 16:44:58

导读:

北京一个老旧的胡同,这个胡同非常窄,周围都是老旧的建筑,也就能通一辆 车,但是你能想象吗,这个地方的底下是一个大的停车场,三层,面积是700多平方米,最深处有9米,这个停车场看起来已经有模有样了,但是它是一个私建、 私挖的这么一个停车场,没有任何的证照,而且开工好多年了,友就把它又重新推到最牛的违建的序列里面去,其实这种建筑并不陌生,要知道就在今年年初,也 是北京在德胜门有一个由于私挖私建这个地下室,发生坍塌的事件,言犹在耳,现在又发生了一件更大的,那么面对这种违建并不是说不管,而今天我们要探讨的 是,怎么让管起来更有力,让那些想盖的人不敢也不能。

解说:

隐藏于老旧胡同,面积700平米,地下深达9米,北京最牛违建,又有新成员!

北京市东城区拆违办主任 闫建恒:

这是刚做了一半还没有完工,如果说建成之后100辆汽车应该没问题。

解说:

夜间施工,挖了五年。

市民:

他们有时候就晚上,老是进车。

解说:

结构复杂,工程浩大。

市民:

要是空的,当然担心了。

解说:

到底是谁,胆大妄为!

北京市东城区城管执法局宣教科科长 张文侠:

这个人姓李,说自己是无业,他在2008年给他儿子买的。

解说:

《1+1》今日关注:“最牛”违建 ,为何不断出现?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1+1》。

来,一起关注今天的节目。

解说:

“北京东城一胡同地下私挖车库”、“胡同地下私挖车库 可停百余辆车”。

近日,北京市东城区纱络胡同这个私挖的地下车库,又刺眼地加入了“最牛”违建的行列。私挖面积超过700平方米,深达9米,耗时多年,直到目前还未完工。

北京市东城区拆违办主任 闫建恒:

他自己说的他是完全按照车库的结构做的,等于现在是刚做了一半还没有完工。

解说:

目前,北京市东城区各部门给这个私挖的地下车库,已经制定了回填方案。此外,北京东城区公安局也介入调查。

北京市东城区城管执法局宣教科科长 张文侠:

第一要立即回填,这个人目前已经与一家有资质的公司签订了一份回填合同,因为他那个洞比较大,比较深,大约需要大概一个多月左右,我们(东城)区的建委要全程对他进行监督。

解说:

纱络胡同,这是一个什么样环境的胡同?这个能停100辆车的地下车库,又是怎么挖出来的?

从北锣鼓巷街道往里,纱络胡同的牌子并不起眼,这是一个宽不过三米,只能过一辆汽车的狭窄街道,谁能想到,它的里面,竟会隐藏着一个在建的三层地下车库。今天,这个车库所在的院落,近三米宽的卷帘门已经拉下,能通向地下的两个铁门也紧紧地锁着。此外,一处尚未完工的二层建筑,被残破的玻璃覆盖着。但是,在这个院子里,还散落堆放着近五十袋水泥,以及一些红砖。

市民

反正他们有时候晚上老是进来车,装土的车。

市民:

动静没听到,他这暗挖听不见,一般都是晚上拉(土)。

解说:

附近居民表示,虽然有时候他们能听到施工的声音,但并不知道业主具体在做什么。居民们还说,该业主一般都是深夜施工,而且全部是人工铁锹挖土。

北京市东城城管安定门执法队副队长 魏焕启

我们当时第一次检查的时候有三四个工人正在挖,他也是用铁锹和小推车来出土,这三层的地下室完全是用人工一锹一锹给挖出来的,所以动静比较小比较隐蔽。

解说:

就在几天前,也跟随着执法人员,进入了这个略显神秘的地下车库。混凝土搅拌机、小推车,该地下室属于错层结构,在掏挖更深的东边的位置,已经充满积水。

执法人员:

最深大概有一米深。

北京市东城区住建委行业管理处副主任郑红建:

第一个可能就是,(积水是)北京市地下浅层的地下水,还有一种可能,现在不是在下雨吗,他二层的违建还正在做,所以说下雨的时候,雨水顺着滴答滴答往下流然后汇聚到地下室。

解说:

车库内的结构,如此复杂!工程的规模,如此浩大!这背后的业主是什么人?似乎也略显神秘!

市民:

这个中院他买了也就是两三年。

市民:

(业主)多大岁数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一个男的。

市民:

它要是空的当然担心了,再一个它怎么回填咱也不知道

解说:

邻居们表示,李某是在几年前买下了这个院子,不仅如此,他还一并买下了隔壁的这个院子。而他具体从事什么职业?这些信息仍是一个谜!

北京市东城区城管执法局宣教科科长 张文侠:

他这个人姓李,始终说自己是无业,他在2008年给他儿子买的,然后他承认这个所有的违建行为是他自己所为,与他儿子无关。

董倩:

我们对比一下,在年初的时候在北京还有一次德胜门的私挖地下室的事件,来看一下具体的数据,在德胜门内大街93号院业主私挖地下室的规模是什么呢,深18米,长13米,宽9米,基坑面积130多平方米。它造成的实质性影响是路面还有相邻的四间民房坍塌了,有实质性的影响。

再来看这一次曝光的情况,挖了三层,面积是700多平方米,最深的,已经达到了9米,那么从开挖开始到现在已经用了5年的时间,好在现在没有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但是你不能保证就这么挖下去,会不会伤到人。

这种规模你看,有一个大家值得提问的一个就是,五年,按说挖一个地下室五年难道没人发现吗,但是刚才在短片中已经听到了,邻居说是夜里施工,而且是拿出了蚂蚁啃骨头的精神,他是用铁锹用了五年的时间,一锹一锹挖出来的,那么谁挖的这样的一个地下室,要知道年初的时候发生的私挖地下室的事件,当时北京市已经说要严查私挖地下室的这种行为,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敢挖。

我们继续来看,我们调查目前得到的是从东城区城管部门给出的信息,这个人姓李,在2008年的时候买的房,据他自己说是无业,但是无业又让人觉得有大量的疑惑,首先你要知道在东城区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样的一个地界上买一个四合院,两个四合院,这个得花多少钱,有这么多钱的人他有可能是无业吗?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一个从目前调查的这种信息来看,建好了以后是要当停车场的,可以停上100辆所有的车,那么一定是对外营业的,那么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未来一天营业的时候他怎么去面对我这样一个私挖私建的停车场,怎么去营业,怎么去跟各种各样的部门打交道,这些问题他都想好了吗?等等,这些信息需要进一步的交待。

那么这个地下违建是怎么发现的,另外怎么可以存在五年这么长的时间,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这个被李某2008年才买下的房产,仅仅过了两年,他就动起了违建的念头。 那么此前,这样的违建行为是否曾被发现呢?

张文侠:

在查以前的这个记录当中,发现2014年曾经也曾经接触到这个举报,当事人也承诺不再挖了。事隔一年,又有人举报这个问题,我们队员感到他应该是在继续的进行这个违法的挖建活动,所以就向我们区的这个拆违办进行了汇报,引起了我们东城区的高度关注,同时迅速地组成了由这个城管、公安、建委、规划还有房管多部门的一个专门的一个调查组,介入此案调查。

解说:

在调查组的联合工作下,李某的违建行为,被要求马上停止。

张文侠:

让他到这个单位来接受这个调查。但是,当时我们下发了谈话通知书,他也去了,然后他没有带他的这个房屋产权证。按照我们的一般执法的这个要求,只有这个房屋的这个产权人所有人才可以到这来接受调查。所以当时这个调查取证也没法继续进行。

解说:

在2014年3月被城管部门约谈时,李某曾经承诺不再违建,但是,当城管部门之后去核实李某是否兑现承诺时,却遭遇了难题。

张文侠:

实际上来讲,在我们那个接到举报之后,他说不挖了之后,我们队员再去复查的时候,因为我们按要求要复查。但是复查的时候,不通了,院门紧锁就无法再次进入,我们先后四五次再去到现场察看,就没有任何发现施工的动静,而且也无法再进入他的院里进行复查。

解说:

根据城管部门介绍,李某的违建行为非常隐蔽,没有采用大型机械,且是在晚间循序渐进作业,从房屋外部很难发现。

张文侠:

因为他是开挖地下室,相对来讲动静比较小,他为了防止发现,他雇来了车,晚上10点以后车来了之后,把这个土直接运到车上,由车直接拉走,并不把这土倾倒到街上,因为倾倒到胡同里头会被群众发现,会被我们发现。这样的话,他就躲避了城管队员的及时发现和检查。

解说:

从外部无法发现,城管部门进入房屋内检查,则需要房主的协助。而这一次,再次接到举报的城管部门,感觉到了事件的严重性,进行上报后,才得以进入房屋内。

张文侠:

因为城管单独一家是进不了他这个屋门的,那么只有多部门联手的话,联系到当事人,责令他打开这个紧锁的这个院门我们才得以进入。

解说:

违建执法的困境,在这次纱络胡同的事件中再次被暴露无疑。而这样的情形,我们也早已不再陌生。今年1月,北京市西城区德内大街93号院发生坍塌,原因也是因为房主私挖地下室,而在事发前,该业主也曾被约谈。

北京市西城区什刹海街道办宣传部部长 陈杨:

接到举报之后,因为还涉及到规划,通过我们在中间协调规划,协调城管队一起去了。

一起去了。他当时停了吗?

陈杨:

当时停了。一直都在管,没收过工具,也进行过处罚。

解说:

2013年8月,被称为最牛违建的北京海淀区人济山庄4号楼楼顶违建开始拆除,?而此前的6年,却也是谁都管不了的状态。

北京海淀区紫竹院城管队副队长 陈郁:

在立案过程当中,经常找不到业主,所以对我们查处这个案件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董倩:

这个违建其实在2014年的时候就已经举报了,当时被举报之后城管部门找到了业主,然后跟他说,你这么做是不对的,然后他说,是我回去马上就改,我马上就填上,但是等相关部门再去复查的时候,你发现这个人找不着了,人进不去了,然后就是这一次,到现在被人举报,几个部门联合强令当事人把门给打开了,其实这个过程并不陌生,在以往种种的这种私建里面也能够看到,但是你分析一下这里面有几个原因为什么会这样,一个是不易发现,一个是执法波折,什么叫不易发现?因为从结合在年初发生的那一次私挖地下室你会发现,如果是地上建筑肉眼看得见,一天一天的盖这好办,但是如果他是一个要挖地下室这种东西,你还真很难发现,虽然在年初出了这种情况之后北京市也采取了定期排查,还有接受举报,还有类似探测这种东西,方法还是有,但是呢,目前来看好像并没有特别解决问题。

还有一个就是执法波折,什么是执法波折呢,刚才说了要不就是找不到人,要么就是进不去门,再不就是第三种情况我人也找着了,但是答应了,该干还干,但是面对这种情况到底该怎么办,我们连线一位专家,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杨小军,杨主任刚才我们看到了,就是面对这种情况,等发现时候要么是出事了,像年初,坍塌了才知道,要么像现在都快建成了才发现,您觉得有什么办法面对这种状况?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 杨小军:

我觉得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可以解决,第一个就是其实有很多违建是裸露在室外的,没发现是因为不到位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所谓室内设施,室内包括地下室还有其他的,那么像城管这样的机构,从法律上来讲它是没有权力强行闯入他人的私人空间的,所以他需要其他部门尤其是公安部门的配合,在配合协调上,其实还是有存在一些问题,老依赖于要有当事人的配合才能做,而不能单独或者说单独由执法部门去执,必须得当事人配合,如果当事人溜了,当事人把门锁了,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制度本身还是有一些缺陷。

董倩:

那杨主任就像您所说的这个城管部门在面对这类问题的时候,他们不是很尴尬吗,要么是需要公安部门的配合要么需要当事人的配合,而他们恰恰是在处理这种事件核心的力量,反而他们使不上劲儿。

杨小军:

对,城管执法呢,它实际上是对违建的管制和处治是两个部门在做,一个是规划,一个是城管,还有一些相关的部门,像公安,像国土,像公共设施的部门,还有等等市政,其实一个小小的违建可能涉及的不下七八个部门,所以一般来讲要达到真正能够协调这些部门,要通过当地的区委区政府,尤其是区政府来综合协调,这样的话加大了执法的成本,时间拖的也比较长。

董倩:

杨主任,如果您不给我们说种种的配合,可能人们还不知道,如果知道要需要种种配合,需要的手续多,时间长的话,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利用这样的一个空子,我先看,第一你难发现,第二你可能发现了你也拿我,因为你们的时间长,可能拿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杨小军:

对,这是一种可能,由于客观上需要这么多部门和这么长时间,另外一个如果他要是进行全力干预或者进行利益交换,也可能阻碍你,让你做不成这个事。

董倩:

好,谢谢杨主任,稍候我们给您更多的问题。

刚才说了,其实违建引起的问题可能是非常严重的,因为年初德胜门那个事件就看到,会引起一连串的糟糕的反应;另外一方面,就是怎么能让执法在执法的过程当中更有有利,去避免我们刚才说的种种配合的环节,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它们看起来奢华、气派,一点都不像违建,但它们却就是不折不扣的违建。五年前的2010年7月22日,在广州二沙岛的宏城花园,一个拆除违建现场,竟然吸引了几十家媒体的到场关注。

广州城关综合执法局行政执法处处长 张永利:

这个26号(别墅)推平。

另外两栋呢?

张永利:

另外两栋违章部分拆掉,保留合法部分。

解说:

有媒体当时评论说:今天的二沙岛,全国老百姓都在看。多方关注的背后,源自于这样的现实:在这个当时被称作最牛违建别墅群的宏城花园里,尽管当地政府对于拆除态度坚定,但这些非富即贵的别墅业主们却并不买账,甚至威胁说,自己有后台拒不执行。

因此,强拆当天,就出现了这样一幕,副区长现场坐镇指挥,城管、监察局、公安局、卫生局等10多个部门,将近200多人协同作战。于是,二沙岛的强拆现场,俨然变成了捍卫法律公正、维护政府权威的名誉之战。

二沙岛宏城花园的违建,最终以拆除为终结,但拆除却并不是所有城市违建的最终归处。例如位于上海普陀区的祥和名邸独栋别墅区,违法搭建、加层扩建比比皆是。别墅区42栋别墅,九成都存在违法搭建的情况。

祥和名邸小区居民:

政府一直讲违章建筑不能要,越讲他们当没有这回事,那里搭了以后这里都要搭起来,他们都要一样的,都是有钱的,他们不怕的,他们那么多钱对吧,那里最后一幢,他这个人可能很权有很有势的。

解说:

也是从2010年起,五年时间里,祥和名邸的违建遭遇过当地7次大规模整治行动,即使媒体多次报道,即使上海市政府出台了《进一步加强违法建筑治理的实施意见》,祥和名邸的违建仍然没有停下来。2014年9月,一篇名为《市人大调研祥和名邸违建顽疾》的报道,就记录了普陀区有关部门的无力感:单靠区里的力量,很难完成这项整治工作

北京老旧胡同地下被掏空下藏700平米停车场

上海祥和名邸小区业主 刘先生:

当时整治的话一个月就好了,过了一个月以后又开始搞了,政府有关部门来了之后,找他谈话,拆过五六家,现在还有人在违章。

解说:

五年7次整治,祥和名邸违建却仍然健在。再看看北京最牛违建人济山庄的空中花园、挖塌了德内大街的93号院,再到今天纱络胡同让人惊讶的700平米地下停车场,违建的违法性质从未改变,但违建的脚步却从未停止。

北京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行动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王玮:

我们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大量碰到的都是这种不配合的情况,从目前这个执法的困境来讲,大概碰到的现象就是找不到人,或者是找到人以后,你也很难进行做笔录。还有的情况,有可能连门都进不去,还有你查封了以后会有无视行政机关这种查封行为,他破坏你查封现场行为,我们碰到的最大的困难还是当事人自己,是他的法律意识淡薄。

董倩:

你说面对违建那么怎么才能拿他们有办法?接下去我们继续连线杨主任,杨主任您看从2013年就是人济山庄楼顶上所谓最牛的违建以后,相关部门进行了调整,比如说多部门联合执法,比如说公安部门加大打击力度,而且公安部门也经常配合,要进行比如说专项行动或者是排查等等,你觉得这些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如果说有一个制度上的建设应该怎么做?

杨小军:

个案来讲,我觉得像人济山庄这种事情,和以后我们确实加大了力度,加大了力度和配合,就个案来讲效果是明显的,但是违建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也就是说有人在公开的挑战法律,一个是权力在挑战法律,一个是利益金钱在挑战法律,还有一个就是我们无赖在挑战法律,这三种力量都在挑战法律,如果得不到法律的秩序和维护,违建这种现象还会继续持续下去,这种集中整治不可能对每一个违建,随时随地的采用,因为这个力量耗费的成本太大,所以我认为这其实要解决两个问题,是处治违建的一个关键,哪两个问题呢,第一个就是说我们不但要能动建筑物,我们还能动人,换句话说,该追究刑事应该在法律上进行一个补丁打进去,真正严重了那就是可以追究刑事。

第二个,就是从执法机关来讲,我们其实进得了屋还是进不了屋是一个法律问题,这个问题应该通过公安就能够做得到,所以对他实施施工的现场,进行拆除,其实是一个核心问题,就是你敢建我就敢拆,我把坑给你填了,然后把人抓了,我想这两条,是问题的关键。

董倩:

杨主任谁有这个权力呢,因为目前呈现出来的城管在管这件事,他们要公安的配合,您刚才所说的话是要公安直接去介入,您觉得可能吗?

杨小军:

我觉得是可能的,这个现在是从实际上已经做到了,公安用它的这个查案的方式进入建筑场所,当事人一般来讲是配合的,但是城管去就没有这种威慑力。另外一个就是,如果要把它上升为一个刑事,对其中个别严重的违建进行刑事追究,这个是需要立法上来进行重新修订的。

董倩:

好,非常感谢杨主任。

那么刚才杨主任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出路,就是让他们有一个震慑力,就是说你敢建我就敢拆,所以说说到这样一个违建的问题的解决,拆的是楼,但是建的是制度。

好,这就是今天的节目,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官方(xinlang-xinwen)。

[标签:内容2]

哈尔滨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
成都专治癫痫病医院
成都癫痫病哪家医院能看
癫痫病人感冒吃什么药
义乌超声刀哪有超声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