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图轮上春秋世纪之交自主品牌命悬一线轿车宁

2018-01-11 14:55:38

【图】轮上春秋:世纪之交 自主品牌命悬一线|轿车|宁波

自主品牌命悬一线

长达半个世纪的高关税保护,有十足的理由担心汽车国企的赢弱。十几年的入世谈判成果之一,就是争取到一个长达6年的保护期。

世纪之交,在全球化竞争中全军覆没的阴云笼罩着中国汽车业,有关部门决心对一汽、东风、上汽三大国企重点保护。用行业准入限制,冷漠地把一批新生企业拒之门外。堂堂国家队,竟连陪练都不敢过招。

这就注定奇瑞、吉利、华晨等自主品牌面临危局。呱呱坠地的准轿车们,由于上不了产品合法问世的公告,而命悬一线。

奇瑞,借腹生子

位于安徽芜湖的奇瑞汽车公司。厂区广阔,绿草如茵。副总尹同跃在一汽大众时,曾当选过十大杰出青年,质朴而又有一副拼命三郎的性格。见到我,头一句话就是:我们在这里干轿车,是一帮亡命徒,一步一个坎儿地走过来的。

从英国DP公司买了福特一个发动机厂的二手设备。研制出高性能的发动机。接着,轿车总装的四大工艺的各个车间也都是量体裁衣,自己搞设计。1999年12月18日第一辆奇瑞轿车在芜湖下线。

作为奇瑞汽车幕后真正的灵魂人物,芜湖市委书记詹夏来把奇瑞的精神概括为:远想、多干、快跑、少说。他和我谈起中国人能够造出最好最便宜的家庭轿车的理念。他说:比起国际汽车业,中国有人工成本低,开发费用省的后发优势。

奇瑞轿车脱胎于大众西亚特正在生产的A级车,在我看来,作得有模有样,搭载自产的1.6升发动机,售价8万元,比当时的捷达便宜5万元,有很大市场竞争力。奇瑞当时已经形成年产6万辆的生产能力,当务之急,是车生产出来了,却上不了国家的轿车目录。只能在安徽省内销售,成都一度允许奇瑞带着安徽牌照销售,也很快被公安部叫停。

好在奇瑞是一家国企,靠在上海工作的新四军老干部搭桥

图轮上春秋世纪之交自主品牌命悬一线轿车宁

,以出让20%股份为条件,获准在2001年初加入上汽集团。上汽也很有气度,并为其申报了轿车目录,奇瑞由此获得在中国市场销售轿车的资格,在准轿车中第一个获得了生存权。

吉利,渴望阳光出现

李书福的另类,就在于头脑里没有框框,这位在冰箱、摩托车行业曾经作得风生水起的农民企业家,在1997年涉足造轿车,就是一次高水平的模仿秀。拆散几辆奔驰E280测绘,买来红旗底盘,扣上玻璃钢车身,第一辆轿车就造出来了。李书福很得意,开着他的奔驰招摇过市。

然而,没有轿车的生产资格,就没有生存的权利。李书福从省里到北京,跑遍众多衙门,遭受的是冷眼和讥讽。他甚至对领导们发出恳求:能不能给我们一次机会,即使失败了,也算体现一次公平。

但是以他的精明,终于摸到了打擦边球的门道。花大钱,和四川一家有客车生产资质没产品的汽车厂合作,搞了一个子弹头吉利豪情,获得6字头的客车目录。而要名正言顺地通过产品审批,拿到7字头的轿车生产公告则难于登天。

然而,李书福却坚信,入世后,这些不公平将不能被允许了。他在宁波北仑征地1000亩建厂,公司从此更名为浙江吉利汽车。

2000年,四缸电喷环保型轿车吉利美日在宁波下线,售价创下全国同类轿车最低价位记录。直到入世在即,7月份国家经贸委发布的车辆产品公告,吉利轿车依然榜上无名。抬头望着天上半钩残月,英雄气短,李书福吁叹一声。

华晨,大象无形

1999年初冬,我在清华大学第一次看到中华,第一次见到华晨董事长仰融。

雍荣、圆润,这辆黑色样车比起当时世界最成功的车型设计也毫不逊色。出自乔治亚罗大师之作的B级车,中华开中国轿车设计的先河。仰融概括华晨自主开发轿车的理念为中华在我心中,世界为我所用。

中国汽车工业在很长一段时期最稀缺的资源是钱。仰融是第一个给汽车产业接通金融管道的人。最精彩的第一笔,当属2002年10月9日,华晨汽车(代码CBA)破天荒地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新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第一家。CBA发行500万股普通股,每股的招股价16美元,首日上市劲升二成半,成为当时纽约交易所最活跃的股票。

中华轿车起步,也是自主品牌中的大手笔:在沈阳工厂,库卡公司的焊接线、杜尔公司的涂装线、德申克公司的总装线,与美国通用、德国大众在上海的新厂是同样的设备。后来宝马坚持和华晨合资,一是看中华晨公司的市场机制,再就是看中这条世界一流的生产线。

2000年12月16日,中华轿车在沈阳下线。两辆中华轿车穿过地球和国旗组成的背景板登台亮相。

尽管和宝马的谈判还在紧锣密鼓,仰融的思绪已经跳到另一个超越时代的新冒险。到宁波建立一个年产150万台的发动机工厂,生产即使今天在世界仍然处于领先水平的涡轮增压直喷发动机。

华晨当时的另一个大手笔是英国罗孚项目。双方谈定先合资建立产品开发公司。共同开发罗孚45、25、75三个车系的新车型,全部搭载华晨FSI发动机,中英双方用各自品牌生产。

2002年,华晨的原挂靠单位把它下放给辽宁省。交接中,风波骤起,发生了华晨按合同给宁波项目分期打款的事。此举被辽宁方面解读为抽逃资金,掏空金杯,双方由此翻脸。5月,仰融被迫出走美国,宁波发动机项目与罗孚合资开发项目双双流产,让人疼惜无语。

癫痫病属于哪个科
辽源牛皮癣研究院
四川中医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羊癫疯病去哪家医院好
北京小儿癫痫如何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